对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策略的思考

  2008年11月4日,海协会会长陈云林与海基会董事长江丙坤在台北签署了《海峡两岸空运协议》、《海峡两岸海运协议》等四项协议,标志着海峡两岸“三通”即将变成现实,有利于促进两岸的进一步交流与合作。2008年8月4日发生在新疆喀什的针对边防武警的暴力袭击、中央政府与达赖集团的谈判由于达赖的不合作而始终没能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这些事实都提醒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当前的反分裂斗争形势依然尖锐复杂。西方敌对势力凭借经济、科技等优势,加大对我进行思想文化渗透;境内外分裂势力通过各种途径,大肆进行反动舆论宣传,意识形态领域的反分裂斗争十分激烈。

  作为国家武装力量,军队的首要使命是维护国家的主权统一和领土完整。因此,反分裂舆论宣传,在震慑分裂分子、维护社会稳定、发出强势声音、影响国际舆论等方面,都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

  一、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面临的复杂形势

  1、反分裂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

  反分裂斗争是长期的、艰巨的和复杂的,牵涉到民族、宗教等诸多敏感因素,特别是外来力量的干涉,更加剧了反分裂舆论宣传的难度。分裂势力在人权、宗教、民族、文化、环保等问题上大做文章,并与国际反华势力勾结和呼应,竭力推动分裂问题国际化。在台湾,从李登辉到陈水扁,都得到了外国势力的支持;达赖流亡国外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到世界各地大肆宣扬“藏独”,甚至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东突恐怖组织,与外国恐怖组织有着密切的联系,在新疆境内制造了多起暴力恐怖案件。我们与分裂势力的斗争,是渗透与反渗透、颠覆与反颠覆的斗争。

  2、反分裂宣传已经进入国际传播领域

  反分裂舆论斗争的战场,显然已经进入了国际传播的范畴,谁能更有效地利用全球新闻传播,谁就能抢占舆论先机,获得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就能在国际间掌握更多的话语权和主动权,影响事件的态势,使之朝着有利于自身的方向发展。在反分裂舆论宣传中,我们的对手不仅仅是那些分裂集团,更大的对手是主导着全球新闻传播网络的西方势力。因此,我们的反分裂舆论宣传必须遵循国际传播规律,营造良好的外部舆论环境。

  3、军事外宣是反分裂舆论斗争的重要力量

  当前的反分裂舆论宣传已经进入国际传播领域。我军外宣工作虽存在着起步较晚、经验不足等问题,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也积累了一定的经验。2007年,以总参新闻事务局和总政对外宣传局组建为标志,我军军事新闻发布制度正式建立,中国军队的宣传力量正由以对内宣传教育为主向内宣外宣并重转型。军事宣传迈步走向国际舆论斗争战场的身影日益清晰。从“3·14”拉萨事件中驳斥西方媒体歪曲报道,到“5·12”汶川大地震中国防部军事新闻发言人的亮相,再到北京奥运会对国家、军队形象的成功塑造,我军的对外宣传正逐步走向成熟,正逐步成为国家反分裂舆论斗争的重要力量。

  二、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的核心理念与主要原则

  面对分裂分子利用境外媒体宣扬其分裂主张,大肆鼓吹“中国威胁论”,“妖魔化”中国政府和军队,仅仅驳斥、解释是远远不够的。因此,我们必须树立起“主动出击”的反分裂舆论宣传核心理念,抢占舆论先机,掌握话语权,夺取舆论宣传的主导权,在国内外形成对我有利的舆论环境。

  爱国与和平应成为反分裂舆论宣传的中心议题,这两大主题既符合我军“和平之师”的形象,也与当下民众的情绪非常吻合,因此很容易引起心理共鸣,从而产生共振。最近一段时间,网络上非常流行的“爱国红心”,就是通过一个充满激情、个性鲜明、易识易记的宣传符号进行“爱国”与“和平”的议题设置,经过网络的快速传播,顺利完成了反对分裂、维护祖国统一的舆论动员。短短几个小时,就有超过230万人加入了“爱国红心”的签名,其影响力之大,前所未见,堪称近年来舆论宣传的典范。

  我军实施反分裂舆论宣传的过程中,传播者身份的特殊性和宣传内容的高度敏感性,要求我们必须严守宣传纪律,遵守原则、把握方向。

  1、服从性原则———服从大政方针,贯彻战略意图

  反分裂舆论斗争既是舆论战,又是心理战;既是外交仗,又是政治仗,它集中体现了国家及其统治集团维护国家或自身利益的整体意图。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应该坚决服从党和国家大政方针,坚持民族和国家利益至上,始终牢牢把握和贯彻我方的战略意图,严格把握宣传方针和口径,并由此制定和实施攻势宣传的策略和战术,努力体现己方的政治价值观,以有效配合整个反分裂斗争的大局,形成整体威力。

  2、主动性原则———主动出击,形成舆论强势

  “先声夺人、先入为主”是我军舆论战的基本战法。反分裂宣传要达到争取民心、赢得国际舆论支持的目的,就必须主动出击,先入为主,形成“首因效应”,以强大的声势营造有利的舆论环境,使我方舆论深入人心,同时压敌锋芒,挫敌锐气,置敌舆论于被动应付的困境。先发制人、第一时间发布新闻;消息准确,传播权威信息;即时评论,表明观点立场……这些都是主动性原则的具体表现。特别是对于民众关注的重大事件和可能被分裂势力利用的敏感问题,我们都要抢先发布信息,及时发表评论,主动引导舆论,牢牢掌握话语权。

  3、针对性原则———区分对象,造成精确打击

  针对不同的对象,制订不同的宣传策略,采取不同的宣传行动,以便最大限度地争取国际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增强和平统一对普通民众的吸引力。在宣传中,要注意把顽固势力和一般人员区别开来,对极端民族主义、民族分裂势力决不手软,对普通参与者则重在教育引导,做好说服工作,防止授人以柄。要因势利导地开展宣传工作,尽可能地缓和对立情绪,从而使宣传发挥出最大效益。

  三、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的具体实施方法探究

  1、强势出击,充分发挥军队媒体的重要作用

  目前,我军的外宣媒体(机构和资源)主要有《解放军报》、新华社解放军分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解放军电视宣传中心、中国军网,等等,这些媒体发布的消息应当是最及时、最权威、最具影响力的。军队媒体的数量虽少,但是却能够发出其他媒体所无法比拟的强势声音,这是军队媒体进行议程设置的天然优势。根据议程设置理论,媒体的新闻报道和信息传达活动以赋予各种“议题”不同程度的显著性方式,影响着人们对周围发生的事件及其重要性的判断。

  因此,军队媒体应该充分发挥其在反分裂舆论宣传中的特殊作用,当好国家反分裂舆论宣传的尖兵,主导反分裂议程设置,控制舆论走向,使其与国家战略意图保持一致。

  2、借船出海,争取境外传媒为我所用

  境外媒体是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的借助力量,主要包括以西方媒体为主的其他国家媒体和海外华文媒体。海外华文媒体历来都是我们开展军事外宣和舆论战可以倚重的重要力量。截至2006年,海外共有52个国家和地区有华文报刊,累计总数达4000多种。出版的印刷媒体有500多种,华语广播70多家,华语电台50多家,华文网络则更多。它们使用的是西方社会熟悉的传播语言和方式,具有特殊的“主场优势”,是一支非常重要的可以借助的力量。

  3、拓展平台,重视新兴传播方式的运用

  以互联网为平台的网络新媒体,正以强势姿态进入公共领域,其影响不断增强和扩大。网络已经以新主流媒体的身份极大地丰富了人类的传播渠道,拓展了传播方式,从而深刻地影响着现代信息传播沟通行为。网络在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中的作用已不容忽视。

  在“3·14”拉萨事件的舆论争锋中,网络大放异彩。网民们通过“签名”、“博文推荐”、“帖子置顶”等方式谴责分裂行径、表达对西方媒体歪曲报道的强烈不满。清华大学学生饶谨自办的网站,引起强烈反响。网络上形成的巨大的、几乎没有杂音的反分裂声浪让西方媒体为之震动。德国之声发表题为《西藏问题引发网络世界人民战争》的报道来描述这一现象。由此可见,中国的上亿网民是攻势宣传的强大资源,应当充分发挥其作用。通过中国军网、海峡之声网、各主流网站军事论坛等网络传播窗口,拓展我军反分裂舆论宣传的平台,强化宣传效果,是加强国际舆论引导、改善国际舆论环境的有效方法。

  信息化条件下的反分裂斗争,军事领域的较量暗潮汹涌,舆论优势的争夺也空前激烈。在事关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的反分裂问题上,面对西方发达国家的舆论攻击,面对分裂势力的疯狂破坏,面对人民渴望安定和平的期待,我们的军事外宣任重道远。反分裂舆论斗争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面临的对手非常强大,只有不断地加强研究,实施巧妙恰当的策略和手段,才能抢占先机,争取主动。

  (作者系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