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辩证视域下的抗日战争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魏希楠  许三飞责任编辑:于雅倩
2020-08-06 18:18

唯物辩证视域下的抗日战争

■魏希楠  许三飞

开栏的话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扭转民族命运的重大转折,是再造民族魂魄的光辉篇章。从今日起,《军事论坛》专版特开设“研史析理·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专栏,与您一起重温抗日战争的伟大历程、英勇壮举,努力从抗日战争伟大胜利中汲取强国强军的智慧和力量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在严峻复杂的形势下进行的挽救民族危亡的斗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科学分析中日双方基本矛盾特点的基础上,倡导建立和维护国内国际两个统一战线、实行全民族的抗战路线和持久战的军事战略总方针,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指明了正确方向。今天,我们重温那段艰苦卓绝的奋战历程,能够更加清晰地看到这一伟大胜利闪烁着军事辩证法的不朽光芒。

战略判断的两种认知:盲目片面与客观全面

正确的战争指导来源于对战略形势的正确认识,而要正确地认识战略形势,就必须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客观地、全面地研究战争。全国抗战爆发后,面对日本侵略者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妄叫嚣,抗日战争的前途如何?中华民族的命运何在?成为当时举国关注的焦点问题。“亡国论”认为,“中国武器不如人,战必败”“再战必亡”。而“速胜论”则认为,“只要打三个月,国际局势一定变化,苏联一定出兵,战争就可解决。”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中分析指出,日本是一个强大的帝国主义国家,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军力、经济力和政治组织力都不如日本。因此,战争不可避免,中国不能速胜。但日本国度比较小,其人力、军力、财力、物力均感缺乏,经不起长期的战争;而中国地大、物博、人多、兵多,能够支持长期的战争。这些基本特点,从根本上决定了抗日战争是艰苦持久的,但战争前景是光明伟大的。这一科学分析,跳出了“亡国论”的片面性和“速胜论”的机械性思维误区,通过分析抗日战争所处的历史时代、战争性质、敌我力量对比和地理条件等基本因素,科学地揭示了战争发展规律。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昭示我们,采用客观的、全面的、辩证的观点研究战争,认识战争的特点和规律,是正确指导和进行战争的重要基础,也是实现以弱胜强的重要前提。

战略指导的两种选择:僵化应对与主观能动

战争的客观物质条件只提供了战争胜负的可能性,要把可能性变为现实性,还必须依靠人的主观努力。抗日战争中由于敌我力量强弱对比悬殊,在既定的物质条件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提高驾驭整个战争发展变化的能力,对于争取战争胜利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全国抗战爆发后,国民党军担负着正面战场的主要作战任务,但由于国民党军执行“持久消耗”战略,在战役指导上采取消极的单纯防御方针,主要实行线式的阵地防御战,加之战争准备不足等因素制约,因而不断丢城失地。对此,毛泽东指出,战争既是力量的竞赛,又是主观能力的竞赛,主观指导的正确与否,影响到优势劣势和主动被动的变化。中国共产党坚持动员人民、依靠人民,在提出持久战战略总方针的同时,还为我军制定了“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军事战略方针。据此,八路军、新四军等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深入敌后广泛发动群众,开展灵活机动的游击战争,牵制和打击大量的敌人,开辟并发展了广阔的敌后战场,使敌后战场的游击战与正面战场的正规战相互配合。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昭示我们,战争既是物质力量的比拼,也是战争指导者主观能动性的较量,主动地、灵活地、有计划地指导战争,使主观指导符合客观实际,才能变被动为主动,最终夺取胜利。

战略布势的两个战场: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

战争是复杂的矛盾综合体,往往会在多个领域、多条战线同时展开。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共同抗敌是国共合作的结晶,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最重要的成就。抗战初期,由于国民党掌握着中央政权,有几百万正规军,可以调动全国的资源和人力,理应居于抗战的主导地位。然而由于国民党执行片面抗战路线,作战方法比较呆板,存在消极避战、过分依赖国际援助等问题,无法独立完成驱逐日寇的任务。为此,中国共产党积极倡导和推动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了国民党领导的正面战场与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既相互区别又互为依存、共同抗敌的战略局面。毛泽东指出,中国军队在民族公敌面前,互相忘记了旧怨,而变为互相援助的亲密的战友,这是中国决不会亡的基础。正面战场在战略防御阶段是中国抗战的主战场,进入相持阶段后正面战场的主战场地位已逐渐被敌后战场所替代。敌后战场的开辟,打乱了日军作战前线与后方的划分,变战略内线为战略外线,变被动为主动,和正面战场对敌人构成了两面夹击的有利战略态势。敌后游击战成为消耗日军力量最为恰当的攻势战略,也成为消耗日军胆略与士气最为有效的心理战略,对改变中日战争力量对比,使中国熬过最为艰难、也最为重要的相持阶段发挥了决定性作用。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昭示我们,指导战争不仅要在战略上根据敌我力量的消长变化适时地转变作战形式,而且在战役战斗中应根据实战需要使战略布势和作战形式相互配合、相互促进。

战略支撑的两种力量:物质基础与精神支撑

战争不仅是敌我双方物质力量的角逐,也是双方精神力量的较量。“凡战,以力久,以气胜。”物质不过是刀柄,精神才是胜战的刀锋。日本发动侵华战争时已经完成了工业化,其军队在组织结构和武器装备上已经初步完成机械化。同日本相比,当时中国和中国军队的落后,是一种结构性的整体性落后。由于国力特别是物质技术基础的极大悬殊,抗日战争异常艰难和惨烈。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以自身模范行动开展全面深入的抗战总动员,激发了全民族的危机意识和使命意识,促进了全民族的大觉醒大团结,焕发出巨大凝聚力和旺盛生命力。在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反抗外来侵略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像抗日战争这样,民众抗战如此踊跃,动员程度如此广泛,战斗意志如此顽强。无论是正面战场,还是敌后战场,爱国将士浴血奋战、勇猛杀敌,各界民众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中华民族充分焕发和表现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可以说,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中华民族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的胜利。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昭示我们,先进的武器装备是打赢战争的重要物质技术基础,而顽强的战斗意志和不屈的战斗精神无论在什么战争形态下,都处于制胜因素的核心地位,不可或缺。

战略资源的两种途径:自力更生与广泛联盟

战争的胜利是多种力量汇集的结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创造有利的外部环境,才能取得最有利结果。中国军民进行了长达14年的抗日斗争(相当长时间是独立抗击),顽强地抗击了日军三分之二以上的兵力,阻止了日军“北上”,推迟了其“南下”,成为战胜日本法西斯的决定性力量。正面战场大量工业企业向大后方迁移、敌后战场根据地开展大生产运动,都为坚持抗战打下了一定的物质基础。同时,中国各界越发深切认识到,战胜日本侵略者,不但需要中国的顽强抵抗,还需要争取广泛的国际同情和援助,从而建立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为抗战创造有利的国际环境和力量支持。早在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前夕,毛泽东即提出:我们主张中英美法苏五国建立太平洋联合战线,否则有被敌人各个击破的危险。全国抗战爆发后,特别是珍珠港事件后,中国共产党将中国的抗日战争放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考量,积极呼吁建立“太平洋一切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坚持抗日战争至完全胜利”。美、英、苏等大国密切关注中国战场的变化,逐渐意识到中国是世界抵抗日本法西斯侵略的前哨,是极具战略价值的远东地区堡垒,“让中国留在战局”成为盟国整体战略中的重点内容。美英两国与中国建立密切的战争同盟,在滇缅战场实施联合作战。美军向延安派驻观察组,协调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力量共同作战。苏美先后向中国提供军事援助,不但提供借款和物资援助,而且派遣人员直接参加中国抗战。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昭示我们,战胜邪恶势力、实现和平与发展,必须建立最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这种统一战线应当而且能够超越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的界限,坚持平等协商、坦诚合作、相互支持的原则,实现共同发展和进步。

战略比拼的两种结局:正义必胜与侵略必败

抗日战争是正义战胜邪恶、光明战胜黑暗、进步战胜反动的战争。毛泽东指出,人类正义战争的旗帜是拯救人类的旗帜。近代以来日本军国主义通过对外疯狂掠夺进行资本积累,走上了侵略扩张不归路。日本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在军事、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造成重大的伤害,严重阻碍了中国社会的发展。日本对亚洲各国的侵略,也对世界和平和人类文明造成了严重破坏。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以自己的巨大牺牲为人类反法西斯的正义事业做出重大贡献。可以说,抗日战争的胜利是人类正义和良知的胜利。当然,抗日战争艰辛历程也表明,在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面前,没有实力的正义是软弱的,有了实力才能真正掌握自己命运。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昭示我们,正义战胜邪恶的历史潮流不可阻挡,逆历史潮流而动必然失败,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弱肉强食不是人类生存之道,穷兵黩武不是人类发展之计,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相互尊重、平等相处、和平发展、共同繁荣,才是人间正道。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