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大山深处那抹红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崔寒凝 孙文韬责任编辑:于雅倩
2020-08-05 08:54

郁郁葱葱的燕山脚下,突然出现一抹红色。西山哨所,在青山映衬下像一颗宝石。

莽莽山间盘旋着两条“龙”——一条山路,载着连队官兵“腾云驾雾”爬上山巅;一条输油线路,藏在大山深处,流淌着战争的“血液”。郑州联勤保障中心某仓库警勤连就驻守在大山脚下。

清晨,山中略带凉意。连长周鹏和官兵们从连部出发,带着物资、赶着骡子爬上西山哨所,已是满身大汗。

一班长罗茂文跑出来,高兴地摸摸这个骡子的脑袋,拍拍那个骡子的背。

站在高大的骡子身边,黝黑精干的他愈发显得瘦小。

“以后你就是‘骡倌’,负责喂骡子和带队运输。”连长说。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不到6点,罗茂文就起床带着骡队出发。从哨所通往山峰的路,宽不足1.5米,还有不少急弯,脚下就是十几米的悬崖。

若是冬天,雪后结冰的山路更危险,山上的野物都不愿外出觅食。可无论风霜雨雪,连队官兵雷打不动,按时巡山。

那天凌晨,士兵张艳奇带好装具,跟随巡逻队开始他入伍后的第一次巡逻。

山上界线杆之间用铁丝网连接,山路蜿蜒曲折、坡陡路险,巡逻队在山间回转。

一路过去,有十多个瞭望哨。每经过一个哨所,队伍里就会留下一两名战友执勤。走到最后一个瞭望哨,只剩下张艳奇和班长。

看着远处星星点点的灯火,张艳奇忍不住问:“这里背靠大山,远离村镇,瞭望哨还需要站吗?”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山里洞库的物资,可是经不起明火的。”

“班长,那你留在这里当兵,是为什么?”张艳奇问。

“你见过荣誉室的战旗没?”班长扭过脸看他,“咱们‘英勇神速’连,可是战争年代一仗一仗打出来的英雄连队。”

在班长绘声绘色的讲述中,一段段传奇连史仿佛出现在张艳奇脑海里——

80多年前的抗日烽火中,连队首次以整建制连参加战斗。

70多年前,连队官兵从锦州扛着“大功四连”的旗帜,一路战斗到天津、长沙。

新中国成立后,连队又接过“团结巩固连”旗帜,到广西执行清剿任务。

昼夜奔袭后,连队在横县双峰村切断敌人退路,被授予“英勇神速”战旗。

朝鲜战争打响后,连队官兵扛着“英勇神速”战旗到朝鲜大德山地区奋勇作战,经历了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

“连里荣誉室的战旗,是咱们老连长宋佩山和指导员王存带着65个人,从抗美援朝战场直接扛到连队来的!”

60多年过去,“英勇神速”连一代代官兵一直驻守在燕山脚下,守卫着这座大山的宁静。

斗转星移,日月轮换,战旗见证着年轻官兵们的血汗融进洞库和哨所。一年年过去,瞭望哨和士兵们也长成了大山的一部分。

张艳奇明白了,守山,就是守国。保卫大山,就是保卫祖国。

跟着巡逻队往回走时,他看见天边泛起鱼肚白,还带着一抹红色。

那是张艳奇第一次这么清晰地看到山中日出。那抹红色从一点点逐渐晕染到整片天空,就像一面旗帜,迎风逐渐舒展,向山外的世界延伸。

那抹红,不仅仅照亮了大山,也照亮了士兵们今后的路。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