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择业军转干部连续支教6年 6年被问"为什么"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曹 奎 周明磊 乔振友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11-04 02:04

10月24日,党的十九大闭幕这天,记者在与邱玉君通话时得知,10月初,这位在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老达杖子乡马头山村义杖子小学支教6年的自主择业军转干部,已到距义杖子小学13公里的张台子小学任教。“哪里最艰苦、最需要老师,我就去哪里。”他说,国庆长假期间,义杖子小学的校舍重新修缮,条件大有改观,而张台子小学距乡里最远、条件最差,且五年级老师空缺,于是他主动申请补缺。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越过山丘,为你“播种明天”

——自主择业军转干部邱玉君连续6年支教贫困山区小学纪事

■曹 奎 周明磊 中国国防报记者 乔振友

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看不到电视的邱玉君每天从网上了解相关情况。他说,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让他十分振奋。新时代,新征程,新希望。他相信不久的将来,贫困山村的孩子一定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作为一名老兵,他愿意继续贡献自己的光和热。

今年9月1日,辽宁省葫芦岛市建昌县老达杖子乡马头山村义杖子小学开学了。孩子们从大山深处三三两两走来。

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几排砖石瓦房,被一圈碎石砌成的院墙围成校园。学生和家长们焦急地等待着一个人的到来。6年了,每次开学,他们都会在这里等,都担心他不会来,但每次他都准时现身。

这一天,他又来了。一身旧军装的邱玉君,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2011年初冬,他第一天来这个学校,穿的也是这一身。

从城市到山村,6年来,邱玉君不知多少次被人问起:为什么?

“一个人的力量虽然有限,但是我仍然愿意去做一个播种人。”

——摘自邱玉君日记

选择到山村支教,邱玉君不是心血来潮。

他在空军某部工作期间,有次去甘肃一个偏远山村出差,刚进村口就看见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在路边玩泥巴。“几岁了?”“11岁了。”“咋不去上学?”男孩摇摇头,不说话。

邱玉君来到男孩家,眼前的情景让他惊呆:一间四处漏风的茅草房,一个没了炕沿的土炕,一张木板搭成的饭桌……那时起他就发誓,将来一定要为贫困山区的孩子做点什么。

2009年,邱玉君从部队自主择业后受聘鞍山机场从事管理工作。尽管待遇优厚,但他一直没有忘记藏在心底的支教梦。

2011年教师节,他从辽宁电视台新闻中得知,建昌县急需乡村教师。在建昌县的地图上,他找到位于最西部大山里的老达杖子乡。当他把电话打到乡教育部门时,对方一听一名团职退役军官想来支教,淡淡地问:“你能干几天?”

“至少3年!”邱玉君的回答让对方不敢相信:“你还是来看看再说吧。”

国庆长假,邱玉君走进老达杖子乡马头山村义杖子小学。

散落在教室里的几套桌椅破旧不堪,凹凸不平的操场上,唯一的体育器材是严重倾斜的单杠……眼前的情景没有吓退邱玉君,反而坚定了他来这里支教的决心。

他的辞职申请连续4次递交才被批准,妻子和女儿起初也并不同意他的决定:“你在部队时咱们家就聚少离多,现在你又要去支教……”

邱玉君何尝不知道他亏欠家人的?他想不出长篇大论来说服妻子,只说了一句:“我不是刻意想做一个好人,我只想为那些孩子做一点儿我能做的事。”

虽然有许多的不舍与惦念,但妻子太了解他了,也珍视他心底的善与爱。

2011年11月17日,邱玉君来到了义杖子小学,他给自己定的支教时间是3年。

旧军装、迷彩鞋、印有“为人民服务”字样的绿挎包,退役中校成了村小学的代课老师。这位老兵让乡亲们不解:世界上咋会有这么傻的人?

“军人什么苦都能吃,只要这个苦吃得值得。”

——摘自邱玉君日记

义杖子小学6个年级70多名学生,连校长在内只有6名教师。邱玉君成了三年级的班主任。

尽管有心理准备,但第一次走进教室,邱玉君还是不太适应。地面坑洼不平,桌椅吱嘎作响,一块简易黑板已露出木头的底色,冰冷的教室里,孩子们穿着单薄的衣服,冻得瑟瑟发抖。邱玉君转身走出教室,擦了擦潮湿的眼角又回来,开始他的第一堂课……

“邱老师的课我们都喜欢听,除了讲课本上的知识,他还给我们讲城里的生活、外面的世界……”孩子们格外喜欢这个穿旧军装的老师。

“山里的孩子们太苦了。他们没见过‘变形金刚’,没吃过‘奥利奥’,但他们特别尊敬老师,对知识的渴望也特别强烈。冬天,许多孩子的手冻裂了,握笔时出血仍坚持写字。下课,他们围着炉子烤手时总会特意给我腾出空地……”说起学校的孩子们,邱玉君总是止不住泪水。

其实,苦的不仅是孩子,还有他自己。第一天做晚饭,他忙活了半天也没能点着半湿不干的玉米秆儿。宿舍四处漏风,冬天即使戴着棉帽睡觉半夜也会冻醒。他只好烧一锅开水,把宿舍的4个盆全部盛满放在炕上,靠热气取暖。

不久前,邱玉君做了一次体检,6项指标不合格,医生的诊断只有4个字:营养不良。

“咋能不缺营养?在村里6年,我们就没见他吃过肉,经常是清水煮面条。他说是图方便,可我们知道,他是不舍得花钱,他的钱都花在学生身上了。”“这么多年,我们就没见他穿过新衣服,一年四季都是那身旧军装。”提起邱玉君,村民们讲到动情处,常常哽咽。一位家长哭着说:“虽然孩子们离不开邱老师,但邱老师太苦了,求你们让他赶紧回去吧!”

邱玉君的付出感动了纯朴的村民,他们总想方设法报答他。可邱玉君早在支教之初就给自己“约法三章”:不收一分代课费,不吃村民一顿饭,不拿村民一针线。他说,解放军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任何时候都要牢记。

村民们知道邱玉君的“规矩”后,就常趁他不在的时候,把送来的东西放到教室的讲台、宿舍的门口或窗台上,有时是一棵大白菜、一捆大葱或一袋豆角,有时是热气腾腾的包子或饺子……

2012年春季开学之际,邱玉君开车拉着教学用品返校时发生了车祸,两根肋骨骨折。医生建议他住院治疗,他却执意回学校打针。他侧躺在炕上,让班里的孩子4个一组轮流到宿舍听课。孩子们见老师疼得直冒虚汗,边听课边抹眼泪。

一个星期后,邱玉君咬着牙回到教室上课。他背倚着墙,不能大声说话。那天,课堂里出奇的安静……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