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当前,最令他遗憾的不是要脱下军装,而是这件事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王根成责任编辑:武千妍
2017-06-23 03:19

随着“脖子以下”改革深入推进,他的进退去留越来越现实。徘徊在上弦月下思索军旅人生,他心里一直有个遗憾。这种遗憾不是军旅人生的突然中止和命运的转折,而是埋藏已久的对一枚荣誉奖牌的渴求未能如愿。请看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

有一种遗憾, 岁月难以湮没

■王根成

“存瑞奖牌”样式。刘立飞

随着“脖子以下”改革深入推进,我的进退去留越来越现实。徘徊在上弦月下思索军旅人生,我心里一直有个遗憾。这种遗憾不是我军旅人生的突然中止和命运的转折,而是埋藏已久的对一枚荣誉奖牌的渴求未能如愿。

年华易逝,人易怀旧。我常常走进记忆中的青春——长白山下,一座英雄的营盘,留给我太多的印记。在这里,我沐浴着董存瑞精神的荣光成长为一名报道员,用笔尖向外界讲述一个个英雄传人的精彩画卷。

2003年盛夏,是我人生的一个“冬季”。一天傍晚,我正在办公室加班写稿子,领导突然打电话说,我提干遇到了麻烦,集团军机关审查到我的班长命令不满一年,让党委重新补报一名人选。

“好事多磨,明年再说。”两天后,我坐上部队开赴科尔沁草原厉兵秣马的专列,领导安慰我一路。

烈日升腾,热血偾张。站在草原上,我用相机镜头记录下官兵角逐首届“存瑞奖牌”的场面,看着他们胸前挂着金光闪闪的“存瑞奖牌”从傲视苍穹的火炮前走过,心里羡慕至极。

我一边忙着给战友拍合影,一边想:没提上干,下步有可能退伍,自己何不找领导要枚“存瑞奖牌”留作纪念。

“小王,你是个好兵,但不是训练尖子,‘存瑞奖牌’不是乱给的,我这个政委军事不过硬,也没有资格佩戴。”我找到政委道出想法,不承想碰了钉子。

“‘存瑞奖牌’承载着英雄荣耀,是英雄传人的象征。”那几天,我反复品味政委的话,心里有种莫名的低落。

两年后,已是干部身份的我调离摸爬滚打10年的英雄方阵。我荣耀,我是英雄部队走出来的兵。

我和一手培养我的领导道别时,再次提出想要枚“存瑞奖牌”,领导还是坚持说“存瑞奖牌”是训练场上的荣誉,训练场上的尖子才有权拥有。我的遗憾更加深沉。

白发催征,忙忙碌碌,20年军旅晃眼而过。回望百感交集的一路,有太多的遗憾重重叠叠着生命的履历,但是,唯有缺少一枚“存瑞奖牌”的遗憾始终萦绕心头。现在想想,其实也不遗憾,因为英雄基因早已沉淀到我的骨子里。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