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网关注>>正文

回望“九一八” 听历史对现实的回声

来源:新华网作者:郝薇薇责任编辑:遥远2014-09-17 22:10

新华网北京9月17日电(记者郝薇薇) “世界史之父”施吕策尔说,历史应当说明“地球和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怎样从过去演进到现在”。从这个意义上讲,自人类由孤立走向连结,时间长河里的任何一截断片,在世界全景图上都有自己的映照。

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便是这样一截历史断片,这场“一夜之间发生的战争”不但是14年日本侵华战争的肇端,更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真正起点。于中国,它刻下了山河沦丧的耻辱;于日本,它种下了武力称霸的苦果;于人类,它留下了穷兵黩武的文明伤疤。

83年后,当和平已成习惯,我们不禁要问:疯狂一战收场短短十余年,为何战争机器再次轰隆而动,将人类驱赶至自相残杀的混沌?

83年后,当世界酝酿变革,我们不禁要问:国际秩序起承转合数百年,为何人类仍要用冲突挑动震荡,用战争改变格局,任贪欲、狂妄与野心肆意放纵?

1931年的日本,深陷“昭和经济危机”,以战争转嫁危机是其相承于甲午战争的基因。

1929年10月发端于美国的世界经济危机,于次年3月波及到日本,持续三年之久的“昭和经济危机”拉开大幕。1931年是危机高峰年,当年日本工业生产总值较之1929年下降三分之一,对外贸易缩水近一半,失业猛增,社会动荡。日本国内各派力量都在寻求摆脱危机的药方,最终“扩疆”与“经营满蒙”的主张占了上风。

近代以来,日本多次在破产边缘徘徊,后来都靠战争起死回生。甲午战争前的日本,正处于经济萧条的恐慌之中,政府财政捉襟见肘,但仍冒险以“国运相赌”发动第一次中日战争,最终靠清政府的巨额赔款成为亚洲的“暴发户”。尝到侵略甜头的日本自此欲罢不能,在通过对外扩张转嫁国内危机的歪路上愈走愈远。

“九一八事变”之后,日本在不到半年时间侵占了较其领土“大逾三倍”的中国东北,掳掠财富无数,得以暂时摆脱危机。这一相承于“甲午”的“坏样板”效应直接刺激了日本军国主义的膨胀,并在六年之后引爆全面对华战争。

1931年的日本,“布国威于四方”的扩张主义日益膨胀,以战争打破一战后的亚太格局继而称霸世界是其“征服满蒙”的动因。

“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这是1927年时任日本首相田中义一对日本政府以对外侵略为内核“大陆政策”的赤裸表达。而 “九一八事变”元凶、日本关东军作战参谋石原莞尔更是鼓吹,“西洋文明中心”的美国与“东方文明中心”的日本必将开战,为赢得对美战争,及早解决“满蒙”问题是“日本唯一的活路”。

1931年,按捺不住扩张冲动的日本在国内危机的催化下制造了“九一八事变”,这是日本争夺亚洲霸权和走向发动世界战争的起点,在日本的冲击下,一战后建立的脆弱国际体系在中国东北出现断裂。

1921年11月至1922年2月召开的华盛顿会议,限制了日本的海军军备,遏制了日本在远东的扩张,重新分配了列强在亚太的利益。然而,“九一八事变”,日本以战争手段强行突破华盛顿体系的束缚,打破了华盛顿会议所确立的亚太政治格局。

非但如此,“九一八事变”还对一战后的短暂和平造成了严重冲击。1928年,在和平运动涌动的背景下,英美法德日等国在巴黎签订了《关于废弃战争作为国家政策工具的一般条约》,即《巴黎非战公约》。这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以普遍性国际公约的形式,正式宣布废弃以战争作为推行国家政策的工具。日本的对华侵略粗暴践踏了《巴黎非战条约》,后者成为二战后审判日本战犯的重要法律依据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