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古田会议与早康会议的关系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戎章榕责任编辑:王韵
2020-02-19 13:30

我们常说不能割断历史,历史上每一个重大事件的出现,都有前因后果,都是相互联系的。譬如古田会议与早康会议的关系。

2019年8月,我前往福建省龙岩市上杭县泮境乡。从蛟城白砂站下高速,一眼望见一面偌大的宣传牌,上面写有:“早康会议——古田会议的‘前奏曲’1929-2019”字样,让我怦然心动!不难看出这两次会议的联系,但于我而言,却未知其详。逗留时短,未能一探究竟,留下悬念。

回家后,我上网查找“早康会议”的相关信息:1929年6月8日,红四军在攻克白砂后,为解决“前委之下设不设军委”问题,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在上杭县白砂镇早康村严氏宗祠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会上,与会者以举手表决的方式,以36票赞成、5票反对,通过了撤销以刘安恭为书记的临时军委的决定。虽然这次会议没能从根本上解决红四军党内的争论问题,但从组织上保证了前委对红四军具有全面、集中的领导权,在一定程度上坚定了“党指挥枪”的原则。鉴于早康会议在党史、军史上的作用与地位,有专家学者将其称为“古田会议的前奏曲”。

“指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古田会议召开90周年的前夕,我应邀前去采风。我想利用采风的机会,补上这一课。

白砂镇宣传委员罗长春陪我前往,我在“早康会址”的石碑前伫立良久。“早康会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是1997年11月,时年89岁的萧克上将亲笔书写的。萧克当年任红四军一纵队二支队支队长,是早康会议亲历者。

随后我参观了“早康会议”会址展览,关于早康会议的来龙去脉、它的历史地位以及与古田会议的联系,展览上都有详尽的阐述。

当晚我回到下榻的宾馆,翻阅白砂镇组织编辑的《红色白砂》一书,这是为纪念早康会议召开90周年座谈会而精心准备的。书中的序言,有这样一句话引起我的关注:“这里凝聚了我们党从哪里出发,为什么出发的初心。”我想通过第二天的深入采访,充分感受这颗初心,知所从来,明所将往。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原解放军总政治部曾组织了一个专题片摄制组来到上杭采访拍摄。摄制组抵达后一路寻访,找到了早康会议旧址——严氏宗祠。严氏宗祠始建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是严姓人的祖祠,名“东洋堂”。历史上几经毁建,前些年为了宗亲祭祀,严氏后人临时搭了一横五直土木结构的简易房子。

眼前的情形,令摄制组的同志们大为失望。但是,有了这次采访和拍摄的推动,很多尘封的历史资料逐渐浮出水面。后来,在当地党委、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1997年1月,早康会址被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展开了对会址的维修以及周边环境的建设。

早康村原先叫“枣坑”,至于什么时候、什么人改为“早康”,业已无据可考。以“坑”命地名在闽西客家地区比较普遍。这使我想起一则红色往事。

1933年11月,毛泽东来到才溪乡进行社会调查。当听说衰坑村这个村名时,就说“有共产党领导,以后会更加兴旺发达起来的,衰坑这个名字不好,我看,不如改为发坑吧!”当地群众一听都同意了。1934年1月,这个村名被写进了《才溪乡调查》这篇著作里。

早康有什么特殊的蕴涵吗?从历史的维度看,早康会议是“我党我军历史上具有特殊意义的一次会议”,它为古田会议的胜利召开“奠定了组织保证和实现基础”,因而成为“古田会议的前奏曲”。

在现场参观时,罗长春还提示我,早康会址与古田会址非常相像。经他提醒,我发现果然如此!不论坐落朝向,还是周围环境,以及房屋布局,都十分相似。这绝对不是巧合,不论古田会址的廖氏宗祠(始建于1848年)还是早康会址的严氏宗祠,都是典型的南方客家人家庙,有相似的建筑风格和房屋结构,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

早康会址与古田会址既形似,也神似。早康会议是古田会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如遵义会议也不是孤立的,在它之前有通道会议、黎平会议、猴场会议,之后还有扎西会议、苟坝会议、会理会议,形成了一个整体。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却有惊人的相似!只有全面地、联系地去把握古田会议的前因后果,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光芒才会愈加久长、闪亮。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