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浩气传千古 留得清漳吐血花——左权同志纪念碑碑文敬读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郭秀翔责任编辑:于雅倩
2020-02-07 20:24

山西省左权县麻田镇北艾埔村十字岭是左权牺牲地。1985年,左权县人民政府在这里修建了“左权将军纪念亭”,亭内中心位置矗立着一块4米高的正方形汉白玉纪念碑,碑的正面上书“左权同志永垂不朽”八个金色大字。碑的左侧书写着左权牺牲后朱德题写的“名将以身殉国家,愿拼热血卫吾华。太行浩气传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碑的右侧为邓小平题写的“怀念左权同志”。纪念碑背面是彭德怀 1942年10月10日撰写和手书的《左权同志碑志》:

左权同志湖南醴陵人,幼聪敏,性沉静。稍长,读书既务实用,向往真理尤切。一九二五年,参加中国共产党,献身革命,生死以之。始学于黄埔军校,继攻于苏联陆大。业成归国,戮力军事,埋头苦干,虚怀若谷。虽临百险乐然不疲,以孱弱领军长征,倍见积极果决之精神。中国红军之艰难缔造,实与有力焉。迨乎七七事变,倭寇侵凌,我军奋起抗敌作战,几过中原。同志膺我军副参谋长之重责,五年一日,建树实多。不幸一九四二年五月二十五日清漳河战役,率偏师与十倍之倭贼斗,遽以英勇殉国,闻得年仅三十有六。壮志未成,遗恨太行,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隆塚丰碑,永昭坚贞不拔之毅魄。德怀相与也深,相知更切,用书梗概,勒石以铭,是为志。

彭德怀敬撰

一九四二年双十节

“读书既务实用,向往真理尤切”

左权,原名左纪权。1905年出生于湖南省醴陵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小立下救国之志。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炮声,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左权积极阅读进步书刊,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从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中看到了一条革命道路,决心为改造中国社会而奋斗。在县立中学读书期间,左权参加了进步学社社会科学研究社,进一步确立了救国救民的志向。

1923年底,左权奔赴革命活动的中心城市广州,投笔从戎,于1924年考入广州陆军讲武学校,同年转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成为该校第一期学员。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黄埔军校学习期间,左权刻苦用功,把精力都集中在学习和训练上。由于成绩突出,黄埔一期毕业后,他被选派到苏联学习,先后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和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他认真学习军事理论,刻苦钻研战略战术。

“中国红军之艰难缔造,实与有力焉”

1930年,左权从苏联学成归国,根据党组织指示,来到江西的革命根据地。在艰苦卓绝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左权历任红军大学教官,野战司令部作战科长,红军第十军政治委员、军长,第一军团参谋长、军团长等职,参加了苏区历次反“围剿”斗争和中央红军长征。他以忘我的革命精神和战斗意志,以英勇、沉着、果敢的战斗作风,指挥红军多次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进攻和“围剿”。作为一名红军高级将领,他愈困难时愈坚定,愈胜利时愈清醒,常善于百忙中挤出时间,钻研革命理论,翻译苏联红军战斗条令和其他军事理论文章。长征途中,参与指挥强渡大渡河、攻打腊子口等战斗。长征到达陕北后,率部参加了直罗镇战役和红军东征、西征,为中国革命奠基大西北作出了重要贡献。

“膺我军副参谋长之重责,五年一日,建树实多”

全国抗战爆发后,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左权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他和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等一起率领八路军挺进山西抗日前线。

抗日战争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左权运用灵活的战略战术,指挥八路军多次粉碎日军的“扫荡”。并不断以实战经验教育部队干部,整训部队,严肃纪律,显著提高了部队正规化的建设。作为八路军高级将领,他在军事理论方面有独到的建树。从1939年至1941年,他撰写了《论坚持华北抗战》《埋伏战术》《袭击战术》等40多篇文章。他与刘伯承合译的《苏联工农红军的步兵战斗条令》被八路军总司令部列为步兵战术教育的基本教材。毛泽东称赞“左权他吃的洋面包都消化了,这个人硬是个‘两杆子’都硬的将才。”

1940年8月20日,左权协助彭德怀指挥八路军发动了百团大战。历时5个多月,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军,提高了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威望,振奋了全国军民的抗战信心。1941年,日军7000余人向黄崖洞兵工厂进攻,在左权的亲自指挥下,黄崖洞保卫战取得了胜利,歼灭日伪军1800余人,敌我伤亡之比为5.3∶1。战后,中央军委称赞:“这次保卫战是最成功的一次,不仅我受到损失少,同时给了日军数倍杀伤,应作为1941年以来反‘扫荡’的模范战斗。”

“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

1942年5月,日军集中两万余人,对太行抗日根据地发动大“扫荡”,妄图一举剿灭八路军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等领导机关。5月23日,彭德怀发出总部撤离辽县麻田的指令。25日上午,撤离部队、机关等数千人来到了麻田东北方向的十字岭下。上午10时左右,日军两架飞机飞至南艾铺、十字岭上空,在村庄、山沟上空盘旋侦察。总部机关刚开始行动,敌人就向南艾铺冲过来。天上飞机轰炸扫射,在空袭的同时,羊角方向的敌人集中炮火向南艾铺附近的几个山头上猛轰,麻田方向的敌人和他们遥相呼应,拼命向总部等机关人员进攻。彭德怀与左权研究了突围方案,决定总部和北方局由左权率领向西北方向突围,转入外线;罗瑞卿率领野战政治部向东突围,转武安方向。作战参谋分随两路,各带电台,由警卫连掩护,各自为战,冲出去再集合。命令下达后,总部、北方局机关按计划转移。此时,敌机发现了运动的部队,扑过来猛烈轰炸。以山炮、迫击炮对准十字岭开火。左权在指挥总部人员转移时,要求警卫战士、机要人员一定要保护好电台和机密材料,却完全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不幸被炮弹击中,壮烈牺牲。

左权牺牲后,周恩来于6月21日在《新华日报》撰文悼念左权,称赞“左权足以为党之模范”。与左权并肩战斗数年的彭德怀饱含深情写下“壮志未成,遗恨太行,露冷风凄,恸失全民优秀之指挥”。1942年9月,晋冀鲁豫边区政府为纪念左权,将左权将军牺牲地山西辽县改名为“左权县”。

左权是抗战期间八路军牺牲的级别最高的将领,是中共中央委员会确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36位军事家之一,2009年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左权对党忠诚、信念坚定,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不怕牺牲、不畏艰难、舍身为国、大义凛然的革命精神永远值得我们继承和发扬。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