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娃的一句话让人泪目:爸爸,啥时候你再来我们家玩?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顾丁丁 高丽媛责任编辑:杨凡凡
2020-09-27 07:03

心已融入那片海

■顾丁丁 高丽媛

海风阵阵,伴随着汽笛声悠悠响起,虢忠锋挥动双手示意艇长离岸。

航行中的一个清晨,虢忠锋听到一阵鸟叫声。他突然想起来,船舷上的那个燕子窝里还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小燕子。他猫着腰跨出舱门,站到侧舷上。由于个头近1米9,他的头几乎顶到舷檐。他伸出带着油污的大手,捻起几粒小米,放进小燕子们张大的嘴里。

看着吃得欢快的小燕子,虢忠锋想到了儿子。8月中旬他才上完补习课,高高兴兴地跟着妻子徐兴翠来驻地过暑假。结果,娘儿俩刚来没两天,虢忠锋就接到归队通知。

暑假过去了。直到娘儿俩准备回家的当天,虢忠锋才抽出时间拨通了妻子的电话,心中的愧疚不知道从何说起。

“安心忙工作,不要担心我们。”妻子宽慰虢忠锋。

“老爸,你别有啥心理负担啊,我们一起加油干!”一旁的儿子,不忘做个搞怪的表情来调侃父亲……

虢忠锋看着眼前的小燕子,心狠狠地疼了一下。他站在甲板上,看着舰艇劈波斩浪,犁出一道白色的航迹,思绪也逐渐飘远。

图片说明:近日,虢忠锋休假回家。小儿子虢庆晨的生日即将到来,虢忠锋带着妻子和小儿子拍了一组纪念照片。由于疫情期间学校封闭管理,大儿子虢庆鹏没能回来一起拍照。他打电话给爸爸,趁着休假好好休息,也祝弟弟生日快乐。作者提供

2003年腊月,大风吹了一个多月,前往竹山岛送物资的船也停航了一个多月。这让岛上物资告急,也急坏了在岸上等待上岛过年的军嫂、军娃们。

竹山岛所处海域风大、浪急,而且岛上的码头很小。上级命令虢忠锋所在艇前往竹山岛运送人员和物资。

“我跟你一起去吧!”此时,妻子正住在来队公寓房,准备与虢忠锋一起过年,听到这个消息,她要求跟艇出航。

“你别去了,风大浪高,你肯定晕船。”

“船上也有别的军嫂,别人行我也能行。”

虢忠锋拗不过妻子,带她踏上了“征途”。船上还有其他四位军嫂、两个孩子,她们千里迢迢从老家赶来,因为持续大风,已经在招待所等待了一段时日。航程过半,嫂子们的脸色都不太好,有的开始呕吐。

船艇终于靠近码头。岛上的官兵早已站在岸上等待。军嫂和孩子们不顾刺骨的寒风,站在船舷上大声喊着——“老公!”“爸爸!”

船艇摇晃得非常厉害,艇长好不容易稳住船艇,让虢忠锋带上了缆,谁知风浪实在太大,缆绳瞬间被扯断!大家的心情一下子降到冰点。艇长开着船在小小的港内环绕一圈,让官兵和家属多喊了一会儿话,最后无奈返航。

那时,虢忠锋和妻子新婚不久。妻子第一次跟艇出航便见到那样的场景,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走上前试图安慰嫂子们,其中一位嫂子擦了擦眼泪,朝她笑了笑,说:“俺早有心理准备,等过完年再和他团聚吧!就是委屈了孩子。”

妻子心酸不已,回到公寓房后,拉着虢忠锋说,她原以为自己和他堪比牛郎织女,一年一会,没想到还有走不上鹊桥的“隔海鸳鸯”,她以后不会再随便“矫情”了。

后来一年多的时间里,虢忠锋苦心钻研在竹山岛登陆的带缆技巧,总结出一套方法。他带缆速度快、成功率高,渐渐地,去竹山岛执行接送军嫂和送给养的任务自然落到他所在的船艇上。他所在的某登陆艇被竹山岛官兵亲切地称为“竹山艇”。

虢忠锋也是在那个时候意识到自己的岗位多么重要。他是一名枪帆兵,是登退陆时船艇的“手和脚”。他曾经认为这项工作没什么技术难度,后来慢慢发现撇缆、收缆、溜缆、挽缆,所有动作要做到一气呵成并不容易。一个优秀的枪帆兵,就是要让艇长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操作船艇犹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畅快。“把简单的事情做到最好就是不简单。今后无论多简单的动作,我都要做到最好!”虢忠锋暗暗下定决心。

潮起潮落,寒来暑往,那片海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融进了虢忠锋26年的青春。

从士兵到班长再到教员,虢忠锋出色地完成急难险重任务百余次,荣立三等功3次、集体三等功1次,前后13次担任水兵教导队专业教员,带出了300多名徒弟,其中35人在比武中摘金夺银,7人立功,5人提干。荣誉的背后,是家人默默的支持。

2007年初夏,连续一周时间,虢忠锋怎么也打不通家里的电话。后来,他联系上了老家邻居,才知道母亲腰椎受伤住进了医院,妻子带着孩子去医院照顾。他请假匆忙赶到医院时,只见不满3岁的儿子独自在走廊里,脸上和身上黑得像个泥人,瘦弱的妻子正在病房里扶着母亲下病床……这个铁汉子瞬间哽咽了。

把母亲安置妥当后,虢忠锋问妻子,怎么没有告诉他母亲生病了。

“告诉你怕你着急嘛!再说,我这个军嫂也不是让人白叫的。”

妻子这么要强,让虢忠锋心中涌起暖流。

说来也巧,虢忠锋是在入伍前一天认识的妻子徐兴翠。两人虽然是同村人,之前却不认识。徐兴翠漂亮、水灵,虢忠锋怦然心动。见到穿着军装的虢忠锋时,徐兴翠也不由地产生了好感。二人见面后相谈甚欢。离家前,虢忠锋买了一对石膏马,把其中一只送给了徐兴翠。

由于虢忠锋在部队不能经常回家,徐兴翠就常去探望虢忠锋的母亲,帮她缝补衣裳、读信、写信。渐渐地,虢忠锋和徐兴翠也就有了书信往来。当虢忠锋回家探亲再次见到徐兴翠时,彼此间情意暗涌。虢忠锋的母亲对徐兴翠更是满心喜欢,私下里再三嘱咐虢忠锋,“这丫头的人品没得说。”

两人确定恋爱关系后,依然聚少离多,但他们都认定了彼此。

恋爱8年后,两人举行了婚礼。婚礼上,虢忠锋对徐兴翠说:“我们的爱情早已战胜了七年之痒,余生只剩下甜蜜了。”徐兴翠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大海深处人迹罕至的岛屿,如绸的晨雾、如血的夕阳……每当虢忠锋在船上见到摄人心魄的美景时,多么希望妻子和儿子就在他的身边。实际上,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

一次休假结束,儿子挥着小手说:“爸爸再见,啥时候你再来我们家玩呀?”虢忠锋当场泪目。

婚后第6年,虢忠锋晋升三级军士长,徐兴翠带着儿子虢庆鹏随军来到驻地。一家三口住在营区附近的平房里,虽然条件简陋,但日子过得其乐融融。

妻子徐兴翠第一次真切地触碰到虢忠锋的生活,陌生又甜蜜。每次虢忠锋轮休回到家,常常满身油污,来不及换衣服就忙里忙外,打水、买菜、做饭,抢着干家务活。儿子虢庆鹏也兴奋不已,海滩、军港、船艇、营院,一切都那么新鲜。他去了幼儿园,骄傲地对老师说:“我爸爸是解放军,可厉害了!”

2017年,虢忠锋的母亲患上肾病。得知这个消息后,虢忠锋每天愁眉不展。

徐兴翠将一切看在眼里,决定带儿子回老家上学,方便照顾婆婆。“你爸在部队干得挺好,是咱家的骄傲。眼下你奶奶生病了,爸爸特别着急,但是他不能离开部队。咱们娘儿俩必须要帮他撑起大后方才行……”夜已深,虢忠锋家那盏老台灯依然亮着,徐兴翠语重心长地和儿子谈心。儿子即将离开熟悉的环境、小伙伴,心里十分不舍,但最后还是懂事地答应了。

临别前,儿子虢庆鹏的几个好朋友来到家中。几个孩子互相赠送礼物,依依惜别。看着孩子们恋恋不舍的样子,虢忠锋心里很不是滋味。

又过了一段时间,虢忠锋收到妻子发来的照片,那是儿子写的作文:“我想参军,无论海岛还是大漠,我愿意守卫祖国的边疆,成为爸爸的骄傲。”

虢忠锋捧着手机笑了。

2019年夏天,虢忠锋休假回家。归队前一天,他不舍地和坐在轮椅上的母亲唠家常,“妈,再过两个月小翠就要生了,您老又可以抱孙子了,开心吗?”

“开心,我现在还能抱得动呢!”

“妈,明天我就回单位了。”

“行啊,去吧,好好工作,家里挺好的,有你媳妇照应呢,别担心。刚烙的煎饼,明天你带着路上吃。”

聊完不久,母亲就午睡了,但是到了傍晚还没醒来。虢忠锋喊了几声“妈”,发现不对劲,立即打了120急救电话,将母亲送去医院。但是母亲再也没有醒来,医生下达了母亲的脑梗病亡通知书。

虢忠锋向单位续假,处理完母亲的后事,又急急忙忙归队。

当年10月,虢忠锋被派往大连接装,迎接大队新成员——一艘新型综合保障船。虢忠锋看到新船的那一刹那,自豪感油然而生。在以后的一个多月里,他把自己铆在底舱,把所有管道、设备“摸”了个遍。

每当忙完一天的活,夜幕降临,他的心情也复杂起来。二级军士长服役马上到期了。眼下,妻子刚生二胎宝宝,无人照顾。他第一次动了退役的念头。

虢忠锋有点悲伤。二十多年了,已经说不清他是船艇的一部分,或者船艇是他的一部分。只要想到离开,他心里是那么疼痛。

电话中,他对妻子说:“一级军士长不是那么好签的,我回家照顾你和孩子吧!”

“我妈说了,她撂下家里的活儿,过来照顾我和孩子,你不要担心。你不是一直心心念念晋升一级军士长吗?我们娘儿仨再等几年就熬到你退休了,好日子就来了。”挂了电话,虢忠锋默默回到他的船舱。

虢忠锋还是留下来了。看到新船中不断融入自己的心血,那份自豪也不断地升腾为神圣感。有时候,虢忠锋觉得自己老了,但当他巡护这艘崭新船艇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又年轻了。

船舷上,燕子窝里的小燕子会飞了,时不时还会回来觅食。虢忠锋告诉妻子:“等明年儿子高考结束了,你就过来吧,部队给我分了新的公寓房,条件特别好……”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