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黑幕背后的“连锁反应”远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来源:新民周刊作者:吴雪责任编辑:马嘉隆
2018-10-22 18:21

据刚从币圈离职的媒体人透露,一篇快讯报价2000元;约篇专访高达10万;写黑稿,向ICO项目方收取“保护费”,叫卖20万天价。

人人皆说,生在江湖,身不由己。但对一些自媒体“操盘手”们来说,他们已俨然在自媒体江湖“称王”,不是身不由己,而是无法无天——

中国台湾领土被“大V”莫名划归他国麾下;居心叵测之徒变身“专家”,一遍遍唱衰中国经济;“黄赌毒”套上“白莲花”的外壳,藏身学习教育类APP,以“社交”为名,堂而皇之地毒害青少年……

自媒体“逐利求名”,早已不是秘密,一波倒下,一波又起,曾经信誓旦旦的“痛改前非”,“风头”一过“死灰复燃”。

他们的套路、题梗换了一茬又一茬,乍看之下“骗”的只是钱,殊不知,肮脏交易背后的“连锁反应”远不止亲眼所见那么简单。

他们为之雀跃的流量变现,很可能成为腐蚀中国经济链条的“蛀虫”;他们随手炮制一条谣言,或许正在影响一件国际大事的外交走向;他们贩卖焦虑、狠戳人性弱点,却在无形中扮演了压倒“祖国花朵”的最后一根稻草。

自媒体“金钱江湖”,岂止金钱。

严打,箭在弦上,必须直发。

拿热点政治当“儿戏”

对脏黑自媒体来说,有钱乃大,娱乐至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自媒体对大众的“喂养”也“与时俱进”。当人们厌倦了“猎奇”“反常识”“标题党”等吸睛的惯用套路,他们便不断挑高新尺度。热点政治,以其较高的思想站位、世界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被自媒体瞄上成为谋利新工具。

特朗普“推特治国”众所周知,去年特朗普访问中国期间,朋友圈就疯传了一张@xijinping的推特截图,大致内容是:@xijinping未来3天我将在中国,Twitter在中国被禁止,真的很糟糕。真的!让美国再次伟大!

借twitter贬低中国抬高美国,显然是在刻意挑起中美争端,虽未横生外交枝节,但炮制的头像和Donald J. Trump名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据爆料,这些截图的生产地,的确并非特朗普本人,而是一家名叫“即刻”的网站。

上线4天,100万张截图,“即刻”这波超溜的营销,显然收罗了一众年轻人追捧,虽然可权当玩笑乐呵乐呵,但在审核松散之下,冒出无数个观点的“假特朗普”,充斥在网络被一传再传,谁还会记得,真实新闻的长相?谁还会去细究这些截图哪个是“李鬼”哪个是“李逵”?甚至连美联社都颇具讽刺地说道,尽管特朗普推行的政策在台湾、南海和移民问题上对中国并不友好,但对于一些年轻人来说,特朗普却有独特“魅力”。这是何等的讽刺!难道“有魅力”就可随便拿中美关系调侃,甚至连一些反华言论也放任置之吗?

有人说,开个玩笑而已嘛。真的仅仅只是玩笑那么简单?恐怕不止,在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发酵期间,唯恐天下不乱之人便冒充特朗普跳出来发了一条“假推特”,试图浑水摸鱼,引导舆论歪曲走向。其声称,中国的假疫苗让很多人为之丧命,美国拒绝与中国交流,不愿与一个生产假疫苗的国家谈判。所以这样的无稽之谈也可以被认为毫无关系吗?倘若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又该谁来买单和收场?到那时恐怕造谣的始作俑者,早就赚了快钱,关门打烊了。

“利用信息错位张冠李戴,刻意拼接图片、文字甚至视频,扩大冲突点,让人们深信中国制度不合法、没有人道主义精神,不如欧美国家。”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杨鹏教授告诉《新民周刊》,以自媒体自居的“薅羊毛党”伎俩其实出自一些分工明确的“幕后组织”,仅靠一个普通用户的力量,很难炮制完成。

覃照(化名)是一个7人组成的自媒体团队负责人,他的团队同时运营着300多个自媒体账号,月收入达10万元进账。他透露,表面上胸怀天下国事的自媒体们,其流水线式的操作不过是源自淘宝上单价3元、创作仅需10秒的“爆文神器”。如此一本万利,令人瞠目结舌。

如今不少自媒体越来越大胆,将吸睛矛头对准了政治红线,想在越来越难获得大流量的环境中不断抢占关注度高地。5月11日,虎牙在纽交所敲钟上市,“游戏直播第一股”之争至此落下帷幕。但,曾经以“挖墙脚”“违约担保”筹码与斗鱼互撕而吹响的胜利号角,似乎并没有满足虎牙“野蛮扩张”的胃口,反而毫无收手迹象,其平台上主播@莉哥OvO竟拿“国歌”开涮,为其涨粉、谋利。

篡改国歌曲谱,嬉皮笑脸演唱,并作为直播间开幕曲,等待莉哥的是“拘留5日,全网封杀”。作为一个年满20岁的成年人,难道不清楚,国歌是国家的象征和标志,所有公民和组织必须尊重的吗?显然不是,在这些自媒体的认知里,比起流量,“法”不算什么,没人关注是比挨骂更悲惨的事,为此,他们甘愿冒风险。

据知情人爆料,虎牙以5000万高价签约费将“莉哥”收入旗下,必然是期望她能成为一个响当当的“头牌”,毕竟一个头部主播带来300万到400万的下载量,不是随便一个小网红可以比拟的,但令人唏嘘的是,莉哥刚入驻虎牙,成绩便惨淡到靠“托”来刷礼物,前后流量反差的冲击,必然使其“不择手段”。

什么以榜样自居,什么对粉丝负责,在金钱面前通通成为了“一戳即破”的笑话。从以往的直播爆料看,莉哥曾三万快币,也就是10个穿云箭(直播间礼物名称)出售私人微信号,号称“莉三万”。试问,这样一个颜值在线,素质缺位,靠着一张脸蛋爆红走穴的人,何以有颜面和资格被万人追捧,堂堂正正地坐上大众传播标杆的“宝座”?

越来越多的“反派主播”随着时间发酵浮出水面。10月10日,旭旭宝宝调侃国歌视频被爆,10月11日,快手主播“二驴”关于“钓鱼岛是日本”的言论被挖,10月14日,斗鱼B总001也被爆抗日战争的不当言论。看来,在利益的“胁迫”下,直播、大V、网红、达人……不清不白还真不少。

正因这样的“标杆”越发增多,一种错误的认知也越发凸显,“一夜成名”、“三天暴富”的认知在更年轻的群体中“生根发芽”,在一则关于“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调查中,一组数字令人汗颜,54%的人毕业后不愿找工作,只愿意当主播、网红。“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自媒体,商人唯利是图,以流量谋生,打击的点首先必须是与资本链接的点。”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沈逸告诉《新民周刊》。

毕竟,主播人气再高,也只是平台的棋子。表面上的风光无两,私底下却只是为资本卖命的“打工仔”。据虎牙一位主播爆料,直播平台的总收益分别被虎牙平台和“招募培养主播”的白金公会,分了去,一个提成50%,一个提成35%,再除去20%—30%的税,到手真的少得可怜。

而一旦有主播被封杀,所谓的危机公关也形成了“约定俗成”的套路——封杀主播、下架视频、微博致歉,整改教育。每走一步,完全符合一家大型自媒体人设。但倘若你知晓了,两个月前被拘留的“入江闪闪”再次换名复播,就了然这一篇篇雷同的戏码,只不过是避风头的“自保”,哪是什么真心悔改。

面对一年218亿的庞大直播蛋糕,粉丝涨了,责任不涨;收入涨了,公德没长。手里的“麦克风”比别人大好几圈,肩上背负的责任却“甩个一干二净”,在金钱铸就的海市蜃楼之上,严肃的政治变成了玩笑,贪婪的欲望成为了常态。纵然有多个名头加持,也拯救不了“思想错位”的罪恶。

身为大众传播的“口舌”,万万不可一天到晚盘算着,如何将影响力变成一摞摞钞票,而应把心思用在如何做到公平、公正、客观的清醒自持,真正让一次次“下不为例”的致歉,变成“绝不发生”。

在这场争名夺利的混沌战中,从个体到机构再到组织,或许,都该把落下的“政治课”给补一补了。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