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自信且热爱和平的中国士兵来了!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赵江 杨成等责任编辑:柳晨
2017-08-24 04:37

列兵何会吉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刚入伍就出了国。

新兵连快结束时,听说部队要赴柬埔寨参加国际联训,这位曾经夺得“河南武术之乡”全国武术大赛一等奖的新兵,被选拔参加。

当兵时,曾有朋友开玩笑提醒何会吉:“部队是封闭式管理的,小心当几年兵回来与社会脱节!”如今,他自豪地说:“是当兵,让自己眼界大开。”

幸运的不止是何会吉。算上2013年的文莱“东盟10+8”联演、1次中柬联训和2次俄罗斯“安全路线”国际军事比赛,某旅桥梁连中士万信龙当兵6年4次出国。“要不是当兵,我这辈子都没想过能出国。”万信龙说。

“仿佛一夜之间,就站在了国际的舞台上。”在这个旅,像何会吉、万信龙一样走出国门参加比武竞赛、联演联训、维和救援等任务的官兵,共有2000多人。

他们中,有人收集当地石头拼成祖国版图,有人将在雷场上亲手排出的子母弹弹片送给女儿当礼物,也有人专门穿上扫雷防护服拍照送给“军迷”儿子……对于这2000多名官兵来说,出国归来,他们想和战友家人分享的故事远不止这么多。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报道——

2016年5月,中国赴黎巴嫩维和部队进行轮换交接,新一批维和官兵从战友手中接过钢枪。 叶洋萍摄

走出国门,他们带回了什么

■赵江 杨成

90后的幸福观

“还是国家强大好,还是和平好”

当挂着“中国工兵”车牌的车队在柬埔寨某国家公路旁编队待命时,不少路过的华侨司机激动地摇下车窗挥手,大喊“祖国万岁”。

这一幕,让何会吉自豪极了。

然而,这份自豪很快被挫折感所取代。在柬埔寨军校——王家军陆军学院的宿舍楼里,这群90后战士很是不适应:生活用水从河里直接抽上来,水桶里还漂着绿藻和蚊虫;河水煮出来的米是黄色的,还夹杂着小虫子;晚上不敢开灯,否则虫群像龙卷风一样“席卷”宿舍……

“确实出乎意料,可他们的将军也是用这样的河水洗澡。”回国之后,这位刚入伍时曾打电话向家人抱怨“饭菜的味道不合口味、洗澡喷头永远不够用”的战士,觉得每天能在干净的洗漱房刷牙都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

1994年出生的曹建兴出国之后,也对幸福的认识更加深刻。第一次出国维和,他看到路上废墟连片,满目疮痍,“感到压抑极了”。“背着一袋50公斤的水泥,时刻担心脚下踩到地雷……”说到这里,曹建兴颇为感慨:“还是国家强大好,还是和平好。”

军人不惧怕战争,但只有亲历前线的军人才能真正领悟到和平的珍贵。

炊事员唐卫从没想到,到了维和地区连做饭也得穿戴头盔和防弹背心。“刚开始大家不以为然,都认为有点小题大做。但没办法,谁不穿班长就不准谁进操作间。”后来有一天,一发炮弹在营区不远处爆炸了,剧烈的冲击波震碎了炊事班窗子的玻璃。事后检查,唐卫发现,几块玻璃碎片插在了他的衣服上。“要不是穿着防弹背心,皮肉之苦肯定少不了!”

卫生员的忧思

“我们离实战确实还有差距”

刚出国的时候,江辉华也曾有过自豪。

在柬埔寨举行的“金龙-2016”中柬联训中,中方部队带来了新式的净水作业车、医疗帐篷及一些制式的医疗设备。作为中方参训的卫生员,江辉华很清楚这些装备是柬埔寨军人所没有的,而他也特别自豪,“能够向他们展示我们国家和军队发展的巨大进步”。

“可事实是,我们当了一回学生。”在医疗救护环节,柬埔寨卫生员的表现让江辉华大吃一惊。“他们制作简易器材的意识和能力非常强。”江辉华说,由于缺乏医疗设备和器材,他们常常就地取用木棍、树枝等制作简易护具处理骨折伤情。

“这种技能其实我们教材里也有,只是近些年我们的医疗设备越来越先进,便忽视了这种传统技能的训练。”当了8年卫生员的江辉华,曾多次参加军事卫勤保障演习。他对柬埔寨军人的实战经验报以肯定,“千万不能对先进装备产生依赖心理,毕竟人才是战争的决定性因素!”

同样的感受也发生在上士叶洋萍身上。在与黎巴嫩老兵沙德的交流中,对方问他:“如果在战场上需要担架,而你又没有,该怎么办?”

叶洋萍有点不知所措,这种问题好像确实从来没有思考过。沙德笑着说:“脱两件迷彩服,找两根棍子从袖子里穿过就行啦!”说完,他还当即脱下衣服演示。参加过数十场战斗、有29年兵龄的沙德,曾不慎踩到防步兵地雷,失去了两个脚趾,身上有大大小小12处伤疤。

说话间,沙德取出配枪在腰间一滑,做了一个帅气的子弹上膛动作,还告诫大家:把鞋带全部塞进鞋里,这样不容易被树枝钩住鞋带。

“这些,可都是他们在战场上捡来的。”叶洋萍说,“在战争面前,我们永远是学生。”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