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专利这一“睡美人”正在苏醒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责任编辑:姚远
2017-05-31 04:22

国防建设领域,历来是一个国家的战略核心领域,是科技创新最密集、最高端、最活跃的领域。前段时间,刷爆军迷圈的“天舟上天、航母下水”消息,就是对近年来我国国防科技实力显著增强的最好例证。

高精尖的国防科技领域,自然少不了专利的身影。在日前召开的第三届国防知识产权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表示,面对国防专利目前存在“重定密、轻解密”的现状,我国应建立国防专利解密与普通专利跟进保护机制,加强国防专利的二次开发、工艺研究等,完善民用和军用的信息交流共享机制,促进国防专利转化。

国防专利,养在深闺人未识?

■解放军报记者 邹维荣 中国国防报记者 裴 贤

牵手大数据

构建平台,拆除国防专利的信息壁垒

2月24日一大早,王江宁就被一条手机新闻推送叫醒,新闻内容是:“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军民融合特色平台正式上线。”

“通过平台就可以搜到已解密国防专利的数字资料。”在同事的引导下,王江宁点击“解密国防专利”,输入发明人姓名“于起峰”,轻敲回车键,已经解密的相关国防专利数据信息即弹框而出。

王江宁是中国兵器研究院的科技带头人。拥有近100项国防专利的他,每次申请国防专利时都要反复斟酌。即便如此,也难免会出现和别人的项目“撞车”的现象。

对此,国防大学教授姜鲁鸣介绍说,国防专利具有保密性的特点,从申请、受理、审查到转让和实施的全过程都有严格的保密规定,这对于维护国家安全利益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是,目前国防专利存在解密较少、或解密迟滞的问题,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资源耗散。

“国防专利只有通过推广应用才能发挥其价值。”国家知识产权运营军民融合特色平台副总经理段国刚说,针对这一实际,2015年12月,国家财政部、知识产权局在西安试点,着力打造“知识产权技术成果交易转化+专业化知识产权服务支撑”的新型国家级知识产权交易运营公共服务平台。

目前,该平台已收录解密国防专利3001项,已有12家军工集团、7所高校和多家商业网站发来合作意向。

“构建统一的信息平台,搬开了信息不畅这块阻碍国防专利发展的‘绊脚石’。”陕西省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张连业介绍,通过该平台有望真正实现国防专利的求购和出售,对国防专利进行价值评估。

服务在指尖

方便快捷,科技工作者有了贴心的数据指导

“怎样通过平台进行专利交易”“如何查询国防专利信息”……自平台上线以来,在线客服靳千凡每天都要接受上百人的在线询问。

在西安科技大市场创新云股份公司,随着段国刚轻轻点击鼠标,记者看到仅在“解密国防专利”栏目下,就有制导与控制技术、电子元器件、探测与识别等8项检索分类,申请号、发明名称、申请人等11项查询条件,用户可以根据检索分类和查询条件的任何一项进行信息查询。

“用户不仅可以查询相关的国防专利信息,还可以下载相关资料。”段国刚介绍,目前该系统将已解密的3001件国防专利全部收录其中,并为用户提供下载服务。

去年年初,王江宁接到一个来自云南某药商的电话,称要收购一项专利。王江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专利会被远在云南的药商看中。原来,药商是在平台交易市场上看到了王江宁发布的出售信息。“平台让我的专利走出‘深闺’被更多人了解,促进了经济价值的实现。” 谈起平台功能,王江宁赞不绝口。

为了给科技工作者提供更为全面、贴心的数据指导,段国刚带领自己的团队,对美国、英国、俄罗斯等102个国家的上亿条普通专利进行了信息统计,全部收录在该平台“专利大数据”栏目内。

“该平台的上线,将打破原有国防专利‘重保密、轻流通’的格局,打造立足西安、服务西部、辐射全国、连通国际的知识产权与技术成果的集聚中心、交易中心和运营服务中心。”段国刚告诉记者,该平台正在帮助国防专利的运营转化和技术转移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转化促共享

建章立制,强化军民知识产权制度衔接

“怎么有这么多重复的国防专利?”在一次查询某项国防专利申请情况时,王江宁发现同一项国防专利之前被多次重复申请。

在对解密国防专利进行数据加工的过程中,一些现象引起段国刚的注意:军民重复申请专利、解密专利需要二次开发、部分解密专利可直接组成小型专利池、解密的国防专利有可能成为新的风险点等。段国刚坦言:“国防专利涉及国家安全和重大利益,即便建立了统一的平台,在国防专利推进过程中还存在着种种问题。”

对此,张连业建议,要从管理层面设立国家军民融合知识产权委员会,以知识产权综合管理改革为契机,设立国家军民融合知识产权发展委员会。

“从制度层面要强化军民知识产权制度衔接。”张连业提议,要建立各军种、军工集团国防专利横向流通转化机制,推动国防专利解密与普通专利跟进保护无缝衔接,完善普通专利参与军品研发生产机制,促进知识产权“军转军、军转民、民参军”。如某件国防专利涉及炮管技术,炮管在民用市场上难以应用,需要转化为输油管道、输气管道等,并进一步控制投入成本,这就需要对国防专利进行二次开发,转为民用。

“国防专利的推进工作才刚刚启动,很多工作模式和方法还在摸索阶段,取得的成绩也需要进一步巩固和完善。”张连业说,下一步还需要注意国防专利转化过程中的收益分配问题,同时还要清除一些制度障碍,比如国防专利和普通专利申请的三性要求、保密时限等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