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唱摇滚,飙出军营时尚style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汤文元 等责任编辑:乔梦
2017-05-26 04:13

南疆戈壁,夕阳洒金。一个半米多高的沙土坡上,几位年轻人超高的飙音,引来一群官兵火山喷发般的呐喊。

这呐喊源自一场简陋至极的演出——台上,没有聚光灯,没有舞美特效,几件乐器缩成一团,沙哑沧桑的歌声穿过老旧的音箱直钻人心;台下,没有坐椅,没有喝彩的道具,沙砾和尘土在风的搅动下,直往人脸上拍。

2017年3月25日,陆军某特战旅“利刃”乐队迎来了他们的第20场演出。

像往常一样,代涛一屁股坐在架子鼓前,脚踩踏板,深吸了口气,突然一声尖叫,双手猛地向下一敲,电音和歌声在空气中瞬间交织碰撞,激情四射、忽近忽远……

从第一次登台演出开始,代涛已经对这样的角色转换驾轻就熟:台上,他是被粉丝簇拥的乐队鼓手;台下,他是一名血性十足的特种兵。

在这个旅,像代涛一样,拥有类似双重身份的还有6个人。4年前,一支军营摇滚乐队把他们撮合在了一起。

当摇滚遇上特种兵,他们之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带来的报道:

当摇滚遇上特种兵

■汤文元

摇滚来了

刘博是乐队的创始人,直到现在,他依然觉得当年幸福来得太突然。

从初中开始痴迷摇滚,刘博梦想着有一天把自己的作品唱给别人听。2011年军校毕业来到陆军某特战旅,刘博发现,特种兵的生活根本不像影视剧中表现的那样丰富多彩,“业余生活单调得像张白纸”。

刘博打算制造点动静。他背着吉他到各个连队游说,招募乐手试图组建乐队。然而,刘博就像个急切要把自己嫁出去的姑娘,尽管诚意满满,却迟迟难觅佳偶。

一年多以后,军营生活的磨砺让刘博渐渐有了特种兵的性格——胆子大了,脸皮厚了。“与其扭扭捏捏,不如直白露骨。”刘博心中那团火苗又燃了起来。这一次,他打算豁出去。

2012年冬的一个周末黄昏,宁静的营区被一声高亢沧桑的歌声打破。营院中心,刘博正弹琴独唱他创作的军营摇滚《淬火》。他闭着眼昂着头,手中的拨片乱舞,琴弦在他指下像迸出了火花。被他的歌声和夸张的动作吸引,有人打开窗户探出头,有人走出房间向声源靠拢,不一会儿他的身边围满了观众。

“像有股热流从心底直蹿出脑门,想冲上去和他一起唱。”3个渴望聚光灯的年轻人像是对暗号一样,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和小拇指,做出“金属礼”的手势时,刘博知道,这一声吼真的让梦想呱呱坠地了。

于是,四营下士宋超成了贝司手,二营中士代涛成了鼓手,二营文书杜飒成了键盘手。乐队有了雏形,后来又陆续吸纳了3名乐手。在2013年迎新春晚会上,他们登台首秀,用原创作品《勇往直前》宣告:摇滚来了。

南疆戈壁,陆军某特战旅“利刃”乐队的出现,让一群特种兵与摇滚不期而遇。对于乐队成员来说,他们已经对这样的角色转换驾轻就熟:台上,他们是被粉丝簇拥的摇滚“明星”;台下,他们是为战而生的特种兵。林灿摄

摇滚给特种兵带来了什么

“如果坚持有颜色,那它一定是红色;如果信念有颜色,那它一定是红色;如果尊严有颜色,那它一定是红色……”

肌肉撕裂那一刻,班长李志超永远忘不了这几句歌词在头顶萦绕回旋的痛快感觉。

2015年的夏天,部队开展极限体能大比武,李志超带领的无人机队尖刀班冲到最后一关——泥地推车。体能透支加上酷暑高温,年龄偏大的李志超早已超负荷运转,每一次发力都在突破着身体的极限。 

他是班长,不能倒下。李志超把迷彩帽塞到嘴里,咬着牙把双手抵在车后门上。脸上的青筋、眼里的血丝和浑身的汗水,不全力坚持下一秒他就可能倒下。车每向前一米,这几句歌词在他心里就吼叫了四五遍。

受鼓舞的不只李志超一人。那年冬天,“利刃”乐队的歌声像胜利的冲锋号一样从未停息——在零下40多摄氏度的战壕里,在海拔近5000米的阵地上,在呼啸颤抖的直升机中,那些吼叫起来让人热血上涌的摇滚歌词,就像开足马力的马达一样,让该特战旅官兵们的胸膛充满着拼搏的引擎声。 

那时部队赴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驻训,上级文工团到驻地演出。专业歌手李乐在演唱《青藏高原》时邀请“利刃”乐队同唱,键盘手杜飒飙起了高音,指着身后的玉珠峰扯着嗓子唱“那就是青藏高原”。当时部队即将打响演习收官之战,官兵们心气正高,竟齐刷刷站起来跟着杜飒一起喊,千人齐声好像千军万马呼啸奔腾。

“突然感觉雪山在颤抖,还没来得及看个究竟,就被身后袭来的声浪推了出去。”李乐说,只有置身现场,你才会相信,一句歌词竟有如此强大的能量。

“眼神干巴巴,动作羞答答。”长期观察官兵体能训练的参谋长杨磊注意到,进入训练疲劳期的官兵提不起干劲儿,除了缺乏科学组训,还与环境氛围单调有关。为此,他请“利刃”乐队制作了一套训练配乐,没想到一下子点燃了官兵的激情。

当营院上空回荡着“练不垮的叫许三多,跑不死的叫特种兵”“把懦弱和眼泪枪毙在五公里起点,要么坚强、要么滚开”这些自带“燃点”的歌词,官兵们就像“打了鸡血”,冲向体能训练场“嗷嗷”叫着铆足了劲挑战自我。

“如果卫星能够探测到脑电波,那么体能训练时段这个营区的上空一定会有一块红色热图。”当了4年广播员的张树榆说。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