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爱情,来自陆海空的浪漫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王通化 侯融 等责任编辑:刘秋丽
2017-02-13 20:26

军人爱情,来自陆海空的浪漫

编辑手记

当爱情有了军人这个定语

■王通化

1 

多年以后,白雪梅仍清晰地记着那束野花的生动、可爱。

那是雪域高原三月的光景,一切似乎还在冰封之中。有一天,白雪梅吃惊地发现,欧战军——这位最早一批进藏的军人,飞马送给她的东西不再是牛肉干茶砖之类,而是一束野花。那花的花朵非常小,颜色也不鲜艳,但却生动。

正是那束野花击中了她!这束花连同那句“下次做梦别再把我弄丢了”的温柔话语,成了欧战军在白雪梅心中一帧永远的定格。

爱情于军人,也许正是地壳下汹涌的岩浆。喷薄而出,那需要时机。白雪梅遭遇了欧战军情感深处的那一次地震。

——这是裘山山在《我在天堂等你》中讲述的军人爱情故事。

2

“这一段时间,我思考了很多问题,关于生命,关于死亡,关于爱情和价值,我仿佛在这短短的几个月,就读完了一生……我想,在我选择你的这个问题上,我是成熟的,成功的,我的生命将因为有你的介入而永远继续。”

这是在前线作战的张少伟给他的恋人戴天娇信中的几句话。

军人是一座山,山注定要承载许多,包括思索与苦难。但是,军人一旦思索过了,也就潇洒起来,挺拔起来。那是一种沉着的潇洒,那是一份悲壮的挺拔。

所以,当张少伟牺牲的消息传到戴天娇那里,她似乎明白了一切。

她一字一句地读着张少伟另一封没有写完的信:“现在我知道男人、军人对于这个社会意味着什么,对于自己的女人又意味着什么。当初我对你说,我爱你,那是一个少年的诺言。现在我站在被炮火和血肉盖过去的焦土上,对你说,我爱你,这是一个男人的誓言,这誓言将穿越时空,穿越生命,穿越死亡……”

那一刻,她泪流满面。

——这是王曼玲在《正午告别》中讲述的军人爱情故事。

3

21岁的邱洁如天真、活泼、善良、多愁善感,在上尉唐龙眼中,无疑是个美丽的天使。但那时候,天使眼睛里的风景显然是别人。

唐龙一点也不介意,他愿意等。他爱她,洞悉一切。暴风雨过后,往往是风和日丽,他要给她时间,自己去求证,求证爱情的定义。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你是我29年来唯一爱的女人。什么时候碰得头破血流,回到我这里,你仍是我的唯一。”所以,当邱洁如因情感受伤而哭泣的时候,唐龙安慰她说:“不就是风景不好看么,有啥了不起。”

在爱情面前,一向骄傲难驯的上尉唐龙那么的大度,大度得让我们致敬。我相信,他的大度是建立在他对爱情的自信与执著上。

军人就应该这样自信和执著。

——这是柳建伟在《突出重围》中讲述的军人爱情故事。

4

如果你是军人,或者,你是军人的爱人或恋人,你一定会对这3个爱情故事感同身受。它们那么真实,真实得就像发生在我们身边。

爱情是浪漫的。当爱情有了军人这个定语,浪漫也便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即便是在网络无限压缩时空的今天,时间和空间仍是横亘在军人爱情中间的难以跨越的维度。

时间和空间既是考验,又是升华。经历了考验,爱情也便经由时间和空间的耐心发酵,进而完成了升华。

其中甘苦,唯有亲手酿者、亲口尝者,方有刻骨铭心的感受。就像我们今天为读者推荐的另三个来自现实的军人爱情故事,哪怕一个沙漏、一声陪伴、一盆百色土,于他们,皆是浪漫,皆是责任。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