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老战士:苦难不敢忘,英雄不能忘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濮照 万红燕 熊兰责任编辑:黄杨海
2015-07-26 10:32

苦难不敢忘,英雄不能忘

———听八路军老战士张树枝讲述敌后战场的故事

■本报记者 濮照 通讯员 万红燕 熊兰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盛夏时节,记者在羊城广州采访了从抗日烽火中走来的87岁八路军老战士张树枝。老人用浓浓的山西口音告诉记者:“八年抗战,我们付出的牺牲太多太多,唯有铭记和祭奠抗日先烈,今人才会感受到和平生活来之不易,国家也才会不断走向新的辉煌。”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很快,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就踏入了山西。翌年2月,张树枝的家乡介休县也沦陷了。

“日本鬼子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老百姓都恨死他们了。”张树枝说,老百姓都想有人站出来,带着大家跟鬼子干。

在共产党的宣传感召下,张树枝全家都成了抗日积极分子,家里亲属中先后有10多人成长为坚强的抗日战士。“我们这些受党教育的人,日本鬼子是打不垮的。”张树枝说,参加抗日的亲人,每一个都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铁骨铮铮,宁死不屈。

第一个牺牲的是他的祖父张克炳。当时,张克炳已经60多岁,仍日夜在村里奔波,号召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动员了一批又一批的青壮年参加抗日队伍。

1942年,原四区中队战士黄金保叛变投敌,恰好知道张克炳的儿子和孙子都在为抗日政府和八路军工作,就向日本人告密出卖了他。老人被日寇抓去后,受尽严刑拷打,但始终没有透露一个字。村里人发现张克炳的尸体,是在村头的炭窑里。老人身上都是鞭子与烙铁的印迹,嘴角还有辣椒水的印子……

“我心里充满了对爷爷的敬佩和对日本鬼子的仇恨,下了决心,一定要为爷爷报仇,一定要消灭日本鬼子!”张树枝激动地说,当汉奸是没有好下场的,1943年,村里的老百姓把黄金保抓起来处死了。

爷爷就义不久,父亲张永权又在沁源县被日本人抓走,大哥张树森也因为在介休县城执行任务被敌人抓住。后来,由于父亲没有暴露身份,日本人软硬兼施,也无法问出什么,只好把他放回村里。而大哥张树森在日本宪兵队里受尽了毒刑,依然没有开口,日本人贴出告示,准备对他处以死刑。党的地下组织得知消息后,通过各种途径多方营救,张树森竟然被保了下来,但是被勒令不准出城,于是组织上把他转为地下工作者,直到抗战胜利。

张树枝接着向记者讲述,表哥王栋臣也是一位党的基层干部,他执行任务时被日寇抓捕,因为宁死不投降,惨遭杀害,尸体被遗弃在枯井里;表姐夫陆道一是抗日政府的民政科长,在木壁村被日寇抓到,严刑拷打也不屈服,被杀后暴尸村口……

追忆一位位逝去的亲人,张树枝动情地说:“在敌后战斗是十分残酷而艰苦的,不知有多少共产党人付出了鲜血和生命,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1938年7月,中共介休县委和抗日政府为了培养抗日干部,决定在介休苗沟村开办民族革命学校,各村选派优秀青年参加学习。得知这一消息,年仅10岁的张树枝毅然报名参加。“这所学校的许多同学都成为抗日的勇士,当年同村的同学当中,最后活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说到此处,张树枝的眼睛湿润了。

直到现在,张树枝还记得一位叫王奇杰的同学,参加工作不到两年,就在执行任务时被日寇抓住,被严刑拷打得遍体鳞伤,就义时仍在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1939年下半年,年仅11岁的张树枝便被分到村里配合党组织开展工作,住在了后来成为他入党介绍人的共产党员梁熙华家里。张树枝与大人们一道站岗放哨、破坏铁路、割毁电线。身边战友的英勇故事,给他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1943年3月,区中队一个班驻扎到村子里,张树枝负责放哨。有一天,张树枝发现一队日本兵向村子扑来,立刻飞奔着给战士们报告。转移途中,战士们与尾随而至的日军展开战斗,负责掩护的一名战士中弹负伤,被鬼子活活用刺刀捅死,连尸体也被焚烧。

1944年夏,小麦刚刚成熟,日寇出动兵力下乡抢粮。区武委会随即组织民众抓紧抢收小麦,同时组织战斗小组破坏铁路、阻击敌人。这次,张树枝与梁熙华分在了一个战斗小组执行任务。

在一次夜间行动时,由于汉奸告密,张树枝与战友们刚上铁路就遭到了敌人伏击。战斗小组在梁熙华带领下实施反击,掩护群众撤离。当群众脱离危险后,他们且战且走,准备借助一块玉米地脱身。眼见战斗小组成员钻进玉米地里不见踪影,日军便用机枪扫射,梁熙华不幸中弹牺牲。

“苦难不敢忘,英雄不能忘!”张树枝从书房拿出一本自传,送给记者留念。这位87岁的老战士,在扉页上认真地写下:纪念伟大的抗日战争。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