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军媒要闻要论>>正文

军报刊文探析作战指挥体制改革规律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史伟光责任编辑:张婷2014-09-19 06:01

(原标题:作战指挥体制改革规律谈)

作战指挥体制伴随着战争和军队的出现而产生,并随着国家军事战略的调整、军事技术装备的发展,以及战争形态、作战方式的变化而不断发展。作战指挥体制改革是一定历史时期各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从新军事变革的内容和过程看,作战指挥体制改革具有层次性和螺旋上升特点,要求改革必须重视军事理论创新引领。新军事变革是信息时代包括军事技术、军事理论、组织体制在内的一系列变革。这几方面相互联系、互为作用、相辅相成。就军事体制改革而言,主要包括物质层、体制层和思想层的变革。其中,体制变革是军事变革的核心层,因为军事体制是联接军事技术装备、信息化军事人才,以及军事理论的桥梁和纽带,是实现人和武器装备的最佳组合,形成军队整体战斗力的关键环节和根本组织保证。作战指挥体制作为军队组织体制的核心,其调整改革程度也是军事变革最终是否完成的重要标志。

军事变革通常遵循由物质到观念,再由观念到结构的轨迹。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及其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促成了武器装备更新换代,进而引发战争形态、作战样式的深刻变化。既要求军事理论创新,也要求包括作战指挥体制在内的组织体制改革。从军事变革的实际进程来看,军事技术革命进展最快,军事上的新概念、新观点、新理论相继涌现,而组织体制的变化常常是最滞后、最缓慢的,与此相关联的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也是如此。

新军事变革初期,军事技术革命占主导地位。当全新的军事技术应用于军事系统,并使武器装备形态发生质变时,军事理论、军队组织体制等才可能产生连锁反应,并相继发生根本性变革。新军事变革中期,军事理论创新对变革起主导作用,成为推动发展的重要条件。新军事变革末期,军队组织体制改革占主导地位。新军事技术催生新型军事组织结构,但新型军事组织结构的生成依赖于对未来军事活动,特别是战争行动的认识和预见,及在新的军事理论指导下按未来战争需求变革军队组织体制。当军事技术革命和军事理论创新相对成熟时,变革体制编制特别是作战指挥体制将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也更容易成功。这一时期,军队组织体制,特别是以作战指挥体制为核心的军队领导体制改革,将成为新军事变革的主流。因此,要实现作战指挥体制的全面变革,必须有成熟的理论创新。有成熟的理论创新引领,才知道仗需要怎么打、怎么指挥,进而明确组织变革内容和标准。

从战斗力生成规律看,作战指挥体制与战斗力相互促进相互影响,要求体制改革要善于思考战斗力“物化”问题。军事变革的根本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提升军队战斗力。科学技术进步和武器装备发展所形成的新型战斗力,必将冲破旧军事组织体制和原有军事理论的束缚,形成新的军事组织形态。信息化武器装备的快速发展和军事理论的不断创新,也会使军队组织结构上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日益凸显,暴露制约军队战斗力生成的关键问题,客观上有利于推进以作战指挥体制为核心的军事体制创新。军事变革技术上和理论上的优势只有通过制度化军事组织体制,特别是作战指挥体制的建立,才能转化为战略优势和作战优势。军队组织体制转型,其实质就是使信息化武器装备、知识型军事人员和创新型作战理论所蕴含的作战潜力实现“物化”,而“物化”的成果就是包括作战指挥体制在内的信息化军队组织体制的建立。

因此,作战指挥体制改革重在战斗力“物化”上做文章,这是军事变革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志。一方面,作战指挥体制改革要真实客观反应新型战斗力,另一方面又要尽可能地不束缚战斗力的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