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风景叫特战女学员

来源:中国军网综合作者:胥春龙 刘同庆 陈典宏责任编辑:姬彩红
2019-05-09 15:45

去年9月,19名女生走进陆军特种作战学院,成为该院首届本科女学员。经过半年多的摔打磨砺,她们一张张清秀而黝黑的脸庞,成为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去年9月,19名女生走进陆军特种作战学院,成为该院首届本科女学员。经过半年多的摔打磨砺,她们一张张清秀而黝黑的脸庞,成为校园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有一种风景叫特战女学员

■胥春龙  刘同庆  解放军报记者  陈典宏


“向着朝阳升起的地方生长、绽放,身披翠绿的衣裳,瘦弱的身躯在风雨中傲然挺立,放眼望去,一片片花海就像一个个手握钢枪的战士筑起的一座座城墙……”

在训练间隙写的诗歌中,傅嘉璐把陆军特种作战学院女学员比作“向日葵”。几个月的军校生活,“向日葵”逐渐内化为女学员们的精神图腾。郑 钞摄

临回学校的前夜,女学员王慧尤美兴奋得一夜都没睡好:从队里传来捷报,她在学院新年度群众性练兵比武活动中,获得大一本科学员组冠军。

翻看过去一学期的老照片,第一次紧急集合时的手忙脚乱、雨中攀爬时的狼狈不堪,300公里拉练路上的咬牙切齿仍历历在目;从刚入学时的懵懂慌乱,到如今的比武冠军,变化的不只是外表,更有逐渐强大的内心和对未来的坚定。

选择特种兵,就选择了一种人生

“你真的想好了吗?”

当女学员唐雨竹郑重地向父母宣布她要上军校当特种兵时,父母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他们看来,这个宝贝女儿一定是一时头脑发热:她对特种兵的了解,仅限于曾火遍荧幕的电视剧《特种兵之火凤凰》。

“不当温室里的花朵,我要重塑自我!”唐雨竹铁了心。等待录取的日子里,“特种兵”“特种部队”“陆军特种作战学院”等词,成了她手机搜索引擎里的高频词。

“特种兵能上天入地,很帅很神勇!”如果说唐雨竹选择来学院,是想挑战自我,那么士兵学员李雪娅四上考场,则是为了实现一个梦想。来学院前,李雪娅曾是陆军某部的一名优秀话务兵,她从小就渴望成为一朵“铁血玫瑰”,将最美的芳华绽放在沙场。虽然几次军考失利,但她从没想过放弃。去年9月,她终于以优异成绩圆梦军校。

选择特种兵,就是选择了一种人生。新学员入学问卷调查显示:她们最喜欢看的电影,《战狼》系列和《红海行动》位居榜首;她们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却喜欢挑战人生,对“柔弱”“娇气”等标签,一概不接受……该院2018级本科女学员招生数据分析表明:10名青年学生高考成绩均远超所在省一本分数线,600分以上有4人;9名士兵学员军考分数均位于所属大单位前列。

与其他军校女学员相比,在完成同等本科学历教育的基础上,这群女学员从入学起就面临着更大考验:共同基础体能课目达标后,她们还要训练扛圆木、举弹药箱、爬底桩网、翻越高墙等战斗体能课目;普通军校学员入伍训练阶段掌握自动步枪卧姿射击即可,她们还要练习多种姿势多种武器连贯射击……

“她们的选择,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追求独立和挑战自我。成长在新时代的她们,渴望通过努力与奋斗为自己正名。这是这一代人的担当,我们应该为她们的选择骄傲。”学员四队教导员陈虎说。

不是梦想在破碎,而是希望在破茧

“以前总听说‘想当特种兵,先脱三层皮’,自己也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没想到现实如此‘骨感’!”女学员孙雯忆坦言,在过去几个月里,她不止一次想过离开。

新训战术训练场上,暴雨如注。女学员们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浑身湿透,稍不注意,泥水就溅进嘴巴和眼睛里。孙雯忆本想借喘气的机会,擦擦眼角的泥水,不料被教员发现。

“第4名,再爬一遍!”面对教员的呵斥,孙雯忆委屈到极点。那晚,她躲在被子里第一次流下眼泪,一遍遍问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

有类似想法的,不止孙雯忆一个。200多公里拉练路上,王慧尤美曾因情绪崩溃掉过队;连续烈日暴晒,捂出一身痱子的傅嘉璐,曾在心里一遍遍骂过天气……

“因为是自己的选择,所以就要为此负责到底。”初到学院的日子,不少女学员哭过,可她们都悄悄把哭泣调成了“静音”。她们遮掩着伤疤,不断刷新自己的成绩。

“锐姐,威武霸气!” 在战友们的欢呼声中,当女学员王秉锐被抛向半空时,她早已忘记趴在蚂蚁窝上据枪时膝盖被撕咬的疼痛,反而有种战胜自我的喜悦。新训期间,为了固化射击动作,她顶着烈日一趴就是一下午,脖子晒脱几层皮,在新学员轻武器实弹射击中第一个打出50环。

特种射击、武装泅渡、攀登格斗,机动渗透、立体破袭、远程营救……翻看该院生长干部学员人才培养方案,从一名地方青年成长为一名特种部队的合格指挥员,不仅要修完大学本科学历教育的文化课程,还有数十门专业课程,每门课程都有庞大的知识体系和超强的训练量,对学员的身体心理、智能技能是极大考验。

训练场上,突遇暴雨,两人同分半碗热姜汤;夜间行军,同班战友手牵手蹚过坟场;投弹考核,肩膀脱臼,仍坚持参考……回忆起这半年多的点点滴滴,仲雪盈甚至开始有些佩服自己。她惊喜地发现,自从接触到特战训练,这些距离实战更近的专业训练,让她离自己的精兵梦更近了。

“不是梦想在破碎,而是希望在破茧。”当孙雯忆再次走到学院大门前,看到“特种作战”几个字时,她眼里满是自豪和骄傲。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

进入斜面攀登区后的第一个点位,女学员甘玉杰明显感到腰腹已经非常吃力。她咬紧牙关,借助憋气的瞬间力量,探寻下一个落脚点,头上的汗水顺着头发渗到了衣领。

5米、4米、3米……甘玉杰率先触顶的那一刻,全场沸腾。这场比试,是她加入学院攀登俱乐部第一天就约定好的——一学期后,与新生组里的男学员PK。

新学期,甘玉杰为自己定下了新目标——挑战男学员都无法轻松完成的难度攀登。为实现这一“小目标”,她将之细化为增重、强化腹部力量、耐力和技巧训练等几个阶段,就像打游戏“过关升级”一样,每周的训练都有详细计划。

“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正如她们在日记中写的那样,新学期,她们正朝着自己的新目标奋勇冲锋。

开学后,女学员程篁燕的笔记本扉页里多了张照片,那是去年学院举办的“金腰带”格斗擂台赛决赛上,高年级男学员夺得冠军的瞬间抓拍。在她看来,被众人仰慕的场景着实很帅,自己的差距还很远。新学期,程篁燕自选的选修课程,就有格斗。一有时间,她就跑去格斗训练场,观摩男学员们的激烈较量,钻着空档“拜师学艺”。

这两个月,女学员易思思看得最多的课外书是兵棋推演类书籍。身为特种作战指挥专业学员,她知道一名合格的特战指挥员,不仅要掌握过硬的军事技能,更要有超群的指挥谋略。

最近,王慧尤美琢磨起各型降落伞,入校时选择空降兵指挥专业的她,梦想自己能成为一名女空降兵指挥员。去年底,学院组织观看在恶劣天候下多伞型实跳训练的视频,极大地调动了她的“情绪味蕾”,她要在专业课学习前做好“起跳”准备……

“比起刚入学那会儿,她们不再是被动式地接受,每名女学员都有了自己明确的目标,并一点点为之努力。”谈起这批女学员,学员大队政委杨成业说,现阶段的她们,还处在夯基固本阶段,随着学习、训练难度的提升,将面临更严峻的考验;过去所有的摔打磨炼,都必将成为她们成长道路上的垫脚石。

看着她们渐去的身影,让我们再一次聆听她们豪迈的歌声:“都说女兵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我们心里却很清醒,穿上军装就是普通一兵,谁说战争让我们远离。穆桂英挂帅,花木兰从军,拿起钢枪我们是铁血尖兵,驾驶战车我们要瞄准打赢……”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