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联合军乐团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现场侧记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漆 锡 李兴勇 李 伟责任编辑:张思远
2019-10-15 09:39

铿锵军乐 奏响祖国盛世乐章

——解放军联合军乐团参加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现场侧记

■漆 锡 李兴勇 解放军报记者 李 伟

国庆大典上,解放军联合军乐团以强大的阵容、精湛的技艺和威武的形象,向世人奉献了一场大规模、高水平的军乐视听盛宴。图为10月1日,解放军联合军乐团在天安门广场演奏。本报记者 穆瑞林摄

精彩亮相的背后是辛苦的付出。图为解放军联合军乐团顶着烈日在训练。孙晓萌摄

九州欢腾,普天同庆,祖国盛装庆华诞;军乐声声,战鼓擂擂,旋律铿锵颂盛世。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上,新中国第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伴随着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在天安门广场冉冉升起。这雄壮的旋律,就是与新中国一同诞生的解放军联合军乐团奏响的第一首曲子。今年10月1日,是新中国的生日,也是解放军联合军乐团的生日。这一天,他们再次在国庆大典上奏响《义勇军进行曲》。

70年初心不改,70年薪火相传,联合军乐团是壮丽新中国的光荣见证者。

军乐雄壮,虎啸龙吟,排山倒海。天安门广场上,阵容强大的联合军乐团构筑起一个强大音场,代表中国力量,向全世界传播。每一个音符,带着中国军人的气概;每一道旋律,透着中华儿女的豪情。军乐高奏,充满自信的底气、奋进的锐气、必胜的勇气,令世人赞叹!国庆大典上,解放军联合军乐团以强大的阵容、精湛的技艺和威武的形象,向世人奉献了一场大规模、高水平的军乐视听盛宴。

联合军乐团团长张海峰介绍,参加这次阅兵的联合军乐团成员由全军10个大单位的1300余名官兵组成,其中设有总指挥1名,副总指挥2名,分指挥6名。

军乐,在大阅兵中至关重要。阅兵式的强大气场和热烈氛围由军乐来营造。今年的57首阅兵和群众游行曲目,连贯流畅,一气呵成,每个音符、每段旋律都必须精准无误。方队行进的速度和节奏也由军乐把控,严格按照每分钟112拍的速度,绝对精准、分秒无误。“千人队伍,一个声音!徒步方队练的是步调一致,军乐团练的是异口同声。”现场一位领导如此评价。

阅兵式上,一直坚守“战位”的联合军乐团四大队大队长谢冠鹏,汗水已经浸透了礼服。这位4次参加阅兵、曾和战友600多次担负天安门广场升旗演奏任务的“军乐老将”,为了攻克背谱和演奏难关,和战友探索研究出“13147”组训方法,即:1个老师包3个学员,1首曲子分4个阶段,每周7天提升一种单项能力。这一方法大大提升了背谱进度和合奏水平。

与谢冠鹏一起并肩战斗的,还有四大队政委程俊伟。程俊伟是武警卫士军乐团的政委。去年,有两件事让他感到骄傲:一是率队参加上海国际管乐艺术节,二是率队赴哈萨克斯坦参加国际军乐节,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了武警卫士军乐团的形象,为国家和军队赢得了荣誉。今年,也有件事让他引以为豪:他刚考上大学的女儿程卉雯,被学校选拔成为群众游行方队的一员。“父女阅兵齐上阵、天安门前写光荣”被传为一段佳话。

联合军乐团中有位老队员,他就是51岁的中队长黄基渊,是联合军乐团有名的“四老”:老党员、老队员、老同志、老黄牛。这位1999年第一次参加国庆阅兵的“小黄牛”,如今已成为年过半百的“老黄牛”。今年阅兵,他同时兼任次中音号声部长和中队长,是联合军乐团少有的“老骨干”之一。由于患有颈椎病和腰椎间盘突出,头晕、手脚麻木、腰椎疼痛每天折磨着这位军乐老兵。但在高强度的训练和病痛面前,他不曾退缩,“挺着肚走路”“叉着腰背谱”,战友们看着心疼,劝他“没必要这么拼!”他总是呵呵一笑:“受阅一次,光荣一生;老当益壮,不负众望。”这位模范的“老黄牛”,多次被评为“背谱标兵”。

乐队指挥正前方,有一位军姿挺拔、演奏十分投入的队员,名叫吴琼。前不久,吴琼刚刚斩获联合军乐团单簧管声部比武龙虎榜第一名。在10年前的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阅兵实况直播的电视机前,19岁的他心中有了“阅兵梦”。大学毕业后,他携笔从戎,开始追逐自己的梦想。今年5月,部队抽组参阅人员,他主动申请报名,经过一番严格选拔,终于成为联合军乐团的一员,并凭着过硬的素质担任了中队长。“我叫吴琼,在阅兵场上展示新时代军乐兵的无穷魅力!”这句话成为他的阅兵誓言。

“你们是所站位置最显眼、入场时间最早、持续站立时间最长的一个方队,我为你们点赞!”庆典活动结束时,活动组委会一名负责人被队员们的精神深深打动,竖起了点赞的大拇指。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