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好“网生代”官兵的思想政治工作,这个部队有话说

来源:中国军网-解放军报作者:段江山 关 磊 肖驰宇责任编辑:宋丽丽
2020-07-13 08:41

来一场网络政工“革命”

■解放军报记者 段江山 通讯员 关 磊 肖驰宇

士官盘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能在网上直播军营的点点滴滴。

体能训练时间,盘勇来到健身房。热身完毕,他把手机架设好,点开一款名叫“军旗飘飘”的手机APP,按下直播键,当即在镜头前“秀”了一把高难度的倒立俯卧撑。

盘勇的手机直播间立马热闹起来。士官付登科等战友纷纷“发射弹幕”:“好厉害的小哥”“这身体素质杠杠滴”……还有不少战友给他“打赏”了“红旗币”。

“军旗飘飘”营造的这个网络空间内,“健身达人”盘勇凭借超高人气,成了军营“网红”。

在南部战区陆军某训练基地,这样的军营直播正在成为一种常态。

这些年,部队对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态度,经历了从明文禁止到合理使用的转变。

在这样的背景下,为进一步探索网络时代思想政治教育新模式,南部战区陆军把该基地定为“探索运用信息网络手段开展政治教育”试点单位。

“无移动不网络。”经过深度调研和思考,该基地大胆突破,不仅为官兵配发了教育手机,还专门研发了这款集成互联网热门APP的“军旗飘飘”手机软件。

在该基地,只要有手机信号的地方,盘勇和他的战友们就能在课余时间自由地查询信息、刷短视频、看军营直播授课、发布军人专属的“战友圈”……教育手机和“军旗飘飘”APP的组合,不仅给官兵们带来各种便利,也引发越来越深刻的变革。

“健身达人”盘勇用手机直播平台“秀”了一把高难度的倒立俯卧撑,战友们纷纷喝彩。颜胜敏 摄

“鱼与熊掌兼得”之路在哪里

“网络政工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在南部战区陆军某训练基地,导调中心导调员郑杰灵是网络技术方面的“大拿”。多年来,他持续关注部队网络政工建设。

在他看来,年轻一代官兵从小就使用智能手机上网“冲浪”,是真正适应网络交流互动方式的“网生代”,“做好他们的思想政治工作,依托网络是个必备的选项”。

对此,该基地政委胡迅也有同感。他不止一次听到官兵们“吐槽”——宁愿跑一个“5公里武装越野”,也不愿坐在课堂里上课。

“现在的官兵更喜欢在网络上交流和互动。对他们来说,传统的‘我说你听’的灌输式教育枯燥而又缺乏吸引力。”胡迅说。

面对这样的现实,部队很早就开始探索运用网络手段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了。在该基地办公楼一侧的信息楼里,郑杰灵向记者展示了以往部队网络政工建设的部分成效——

点开军营内部局域网,精美的网页设计、科学的栏目设置让人耳目一新,不仅有丰富的军内外资讯可供浏览,各类学习和娱乐资源也应有尽有。

“这里的很多资料是互联网上没有的,可以说非常实用。”郑杰灵顿了一下,“但你看看这个点击量。”

他随机点开局域网的几个帖子,浏览量只有几百。即便是在论坛版块,发帖量也不多,评论栏里应者寥寥。

“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前,军综网是网络政工主阵地。现在,年轻官兵更喜欢用智能手机,随时随地在移动互联网上‘冲浪’。”郑杰灵说,随着部队训练任务越来越重,战友们也很难有整块时间坐在电脑前浏览网页了。

移动互联网便捷,但保密性差,思想政治工作如何依托它来开展,困扰着各级政治工作者。

“如何过好网络关,一直是部队的老大难问题。”该基地政治工作部主任刘强说,为了走出这一困境,部队官兵和上级机关都在努力。

去年初,南部战区陆军领导到该基地,下达了“探索运用信息网络手段开展政治教育”试点任务。

“官兵们在哪儿,我们的政治工作就应该延伸到哪儿。”刘强带队调研,不断更新观念、理清思路、找准方向。

由于拥有业界顶级的网络工程师认证,在试点任务中,郑杰灵成为攻关组的重要成员。他大胆提出:“我们必须顺应时代要求,打破常规,搭建移动教育平台,把教育内容平移到移动手机端,让教育课‘动’起来。”

在随后的探索阶段,该基地研发了专门的手机软件。这款软件包括网络社交、网课直播、论坛等功能,可最大程度地满足官兵们的用网需求。

最关键的是,这款软件虽然直接接入互联网,但凭借4层防护保密机制,实现了与互联网的逻辑隔离,找到了“好用”与“保密”的最佳结合点。

他们还为基地官兵定制配发军人专属教育手机,将这款软件植入其中。只要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官兵们就能在安全保密的情况下,随时随地观看军营大课堂、与战友聊天、“晒”自己的军营生活……

“这是一次从观念到技术的大突破。专门软件加上定制手机,从硬件到软件的全面创新,使部队有了过好网络关的最新突破口。”该基地领导告诉记者,这种解决方案,使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不再被视为“洪水猛兽”。

这,也让更多官兵看到了网络政工创新探索的新希望。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大家的兴奋

这款定位为网络教育软件的APP,有一个官兵喜爱的名字——“军旗飘飘”。它的网络直播授课功能最先上线试运行。

士官付登科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进入这一授课直播间时的新鲜感。在讨论式线上授课中,他瞪大了眼睛,异常专注地听课,还为主讲人点了赞、发了评论。

“跟看‘网红’直播一样带劲。”他这样描述自己的手机听课初体验,“线上直播授课的高互动性,打破了那种你讲我听、你说我记的传统模式。”

网络直播课上,授课人和被教育者变成了平等探讨的关系,这也更符合“网生代”官兵的交流习惯。在手机直播间,官兵们上课的积极性高涨,评论区讨论热烈,弹幕密集滚动。某连指导员伍阳升说:“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大家听课时的兴奋劲。”

手机直播授课火爆之后,官兵们的改进建议也爆发式增长:“直播要有弹幕”“评论最好匿名”“直播要能回看”……

试点攻关小组感到,战友们想要改变传统教育模式的急迫愿望被进一步点燃了。他们按照官兵建议,对“军旗飘飘”进行优化升级。

改版后的“军旗飘飘”,直播功能越来越完善,使手机直播授课更加符合年轻官兵的接受方式。

随着更多优质课程视频上传,以及社交互动性能不断优化,给该基地的教育者带来全新挑战。由于网络直播授课的即时互动特点,每堂课都要接受官兵们的在线匿名点赞或“吐槽”。

“要么成为‘网红’,要么成为‘网黑’。”该基地某连指导员付司宇告诉记者,“直接又高效的‘用户反馈’,逼着我们提高备课质量、改进授课方式。”

如今,在该基地手机网络直播间里,官兵们正在体验案例式、情景式、互动式等花样翻新的教育新模式。其中,“10分钟小视频+在线讨论+教员答疑+小结讲评+过关升级”的“翻转课堂”教学模式,让官兵彻底喜欢上了手机直播课堂。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官兵从台下走到台上,由被动受教育变为主动参与,真正成为教育课的主体。

一次,勤务保障连的2名义务兵登台演讲,战友们刷了一波“飞机护卫队”表示支持,两人还获得了26万“红旗币”打赏,“成就感爆棚”。

作为受教育者,官兵也在不断提出自己的需求,与教育者一起改进网络政工的方式方法。

“指导员讲的,有些以前都知道,有的内容我们也不见得爱听,我能不能选修教育课?”在攻关小组的一次调研中,上士谢斌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积极采纳建言,该基地随即在“军旗飘飘”APP上开设了思想政治教育选修课。到了选修教育时间,官兵们可以在线选择自己喜欢的课,实现了教育资源共享,提高了教育的针对性,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教育“一锅煮、一刀切”的问题。

“你的教育课不好听,你就会面临你想讲、别人不听的尴尬。”为了提高自己选修教育的吸引力,某连指导员伍阳升通过制作海报、H5为自己的课程打起了广告。

这给某连指导员陈天翊带来很大启发。他说:“思想政治教育说到底是做人的工作,就是要以广大官兵为用户群,用更好的用户体验,调动官兵兴趣、激发官兵共鸣、满足官兵需求,最终达到教育目的。”

为了进一步调动官兵们参与网络授课的积极性,试点攻关小组为“军旗飘飘”增设了一套积分规则,登录手机授课直播间、答题打卡、浏览与授课相关新闻和通告、发表听课感言都可以获得相应积分。

运维小组每个月公布积分榜单,对入围的官兵给予一定的奖励。此外,官兵们通过自主学习攒下的积分还可以兑换成“红旗币”,用来换购打赏授课“主播”的礼物。

这套积分规则,不仅激发了官兵们爱较劲比拼的天性,也为部队教育考评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革。

“过去评定教育效果看‘本本’,实属无奈之举。”该基地政治工作部主任刘强感慨道,“如今,只需查阅官兵的积分和学习记录,就能对大家的学习效果进行定量的数据分析,为考查评估教育效果提供了较为科学的依据。”

更深度的探索仍在继续

运行之初,“军旗飘飘”各版块的点击量其实是“冰火两重天”——手机直播授课火爆,其他版块的点击量平平。

“战友们只在教育课时间愿意点开这款软件。”这让该基地领导和试点攻关团队成员心有不甘。因为,他们的初衷远不止改变授课方式那么简单。

“通过培养官兵新的用网习惯,使网络政工更加潜移默化和深入人心。”基地政治工作部副主任金明杰说,“我们要让‘军旗飘飘’成为官兵一日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小伙伴,从为解决教育问题而生,逐步转变成官兵的小帮手。”

为了进一步提高“军旗飘飘”的用户“黏性”,郑杰灵和他的团队第一个尝试是“消灭工资条”。

他们与基地财务口对接,将工资津贴信息同步挂到教育手机上。战友们登录“军旗飘飘”就能查询每月的工资津贴明细,耗时费力的打印版工资条成了历史。

这样一项小小改进,使官兵们登录“军旗飘飘”的频次大幅提升。

随后,攻关小组根据官兵建议,相继上线了论坛、影视、拼车、跳蚤市场等功能。主打线上政治教育的APP逐渐贴上了鲜明的服务标签。

采访中,听说最近要配发一批新的被装物资,战士陈晓宇随手点开教育手机上的“军旗飘飘”APP,查询自己接下来要去仓库领取的被装物资清单。随后,她还发布了一条“求拼车”的帖子,希望能有去仓库的顺路车把她捎上。

“军旗飘飘”还成了大家展示自我的舞台。

官兵们将自己在训练场上刻苦训练的英姿上传到“战友圈”,还晒出自己最新突破的训练纪录,赢得了战友们点赞。

这股风潮激励着大家在训练场上不断超越自己。伍阳升说,他也没想到“战友圈”还会带来这样的“意外奇效”。

训练之余,基地官兵还热衷于直播健身、弹吉他、写书法、炸土豆,平台的人气不断攀升。

如今,“军旗飘飘”还成了基层官兵反映问题的通道。

一次,一名士兵发布了一条某驻兵点自来水浑浊发黄的帖子,并晒出了现场照片。

基地一位领导在浏览官兵“战友圈”时看到这条信息,马上留言:“请相关部门立即解决。”

随后,机关维修队迅速赶往该驻兵点检修自来水管路,那名战士反映的用水问题很快得到解决。

一年多来,经过40多次优化升级,“军旗飘飘”进化成为包括通告、战友圈、课堂、活动、个人空间5大板块29个栏目的“软件综合体”,官兵们的所有用网需求几乎都能得到满足。

在该基地,登录这款APP,已经成为官兵们每天的“必修课”,定制的教育手机成为他们随身携带的必需品。

“‘军旗飘飘’正在改变官兵们的用网习惯。”在该基地领导看来,部队过好网络关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他们相信找准了突破的方向。

采访临近结束,记者遇到了士官陈光远。他因为脚踝受伤,最近大部分时间只能一个人待在宿舍。但他并没有闲着,打开教育手机上的“军旗飘飘”APP,大量的军事教育课程让他的病休时间依然充实。

基地周三的教育日,他和散布在多个点位执行任务的战友同时登录手机直播课室,与课室内的战友同步学习《油库安全技术》。

“动态分散状态下同步上课搞教育,这是我们追求的理想状态。”在基地政委胡迅看来,他们已经部分达到了这样的目标,“更深度的探索仍在继续”。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