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钢铁战士的追梦之路:厄运无法让我跪地求饶

来源:中国军网 作者:张歆 贺军荣 发布:2017-08-27 08:07:06

幻灯片 手机看 分享到

钢铁战士的追梦之路

——记武警陕西省总队咸阳市支队八中队班长郑明岗

草木葳蕤,红霞满天。

夕阳的余晖洒在“争做新一代‘四有’革命军人”巨幅金色大字上,发出耀眼的光芒。渐渐地,郑明岗的精瘦的身影越来越清晰,铿锵的脚步声越来越有力。

踏着马栏山下炽热的土地,郑明岗戴着假肢刚刚完成了一次长跑。豆大的汗珠从他的衣角落在滚烫的地面上,发出滋滋的声音,留下一个个白色圆圈。

擦干汗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正在绽放的马栏花,放在鼻前仔细地嗅了嗅,脸颊上露出淡淡的微笑。

2014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病魔,让郑明岗永远失去了左小腿。失去小腿后,他依然把“当好兵”的梦想时刻记在心头,即使数次面临死神也未曾改变。

每个人都有梦想。追梦途中,失去一条腿有多痛?梦想的力量有多强?失去一条腿,足以让一个人永远“倒下”,也可以让一个人获得新生。

“即使倒下,我也要倒在冲锋的路上。”谈及过去和未来,郑明岗说。“我要用一条腿走出别样的青春和精彩。”

梦想为他驱散命运的乌云

——“厄运无法让我跪地求饶”

“23分01秒!合格!”中队长李辉宣布成绩,现场随即响起一片掌声。“这一周,他已经完成了5次长跑。”

厚厚的老茧再次被磨破,汗水和血水融在一起,缓缓的向下流淌,在假肢上留下一条条斑驳的印迹。当被问及“痛不痛”时,郑明岗一边用毛巾擦去血迹,一边笑着回答说:“怕痛的那条腿已经没了。”

2014年5月,郑明岗突患动脉血栓脉管炎。当时,中队正在搬迁,他作为单独执勤点负责人,带领战士夜以继日地守在工地上忙乎,耽误了最佳治疗期。后来病情恶化,最后只能截肢。

起初得知截肢的消息,他以为只是需要截去左脚的拇指,还问医生:“我还有多久能出院?我想回到马栏山。”

“他的体质特殊,对很多药物过敏,只能短时间使用一些特殊的麻醉药品。麻醉药效过后,必须靠个人意志挺过来。”指导员李京说。

每次术后,他都痛得剧烈颤抖甚至昏迷。清醒的时候,他用抓床单和枕头克服痛苦。时任排长曾祥瑞记得很清楚,郑明岗抓烂了20多条床单,体重也从120多斤降到不足80斤。

为了减缓他的痛苦,医生为他注射了吗啡。刚开始还有些效果,但是随着时间推移他的身体产生了抗药性,医生不得不加大注射量,从最初的5mg/次、15mg/天到极量。最后,吗啡基本失去了效果。

病魔带来的不仅是巨大的身心痛苦,还有无时不在的生命危险。最危险的是第3次手术后,他的身体极度虚弱,肌体出现了对任何药物都过敏的变态反应。

一天,他突然抽搐、呕吐不止,心率几乎降到了零,随后陷入重度昏迷,医生连续抢救30多个小时才把他从“鬼门关”抢了回来。这样的抢救手术,他先后经历了4次。

“我从未没见过这么意志坚强的病人,一般人肯定熬不过去。”主治医师计科从医20多年,医治过无数的患者,但郑明岗的情况还是第一例。

“我想回到马栏,那里有我的梦想和誓言。”事后有人问他,是什么力量支撑他战胜病魔。他坦然回答,“我决不能被病魔打垮!”

有梦想,不迷航。

郑明岗的家乡甘肃正宁是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的发源地。他从小就听老红军讲革命先辈克敌制胜的故事,儿时就崇拜军人、向往军营。2010年7月,他高中毕业后,婉拒了父母“在家经商”的建议,毅然报名参军,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

入伍后,总队开展党史军史武警史教育,郑明岗深受启发。一次,新训大队组织新兵参观照金革命纪念馆时,讲解员讲述了“薛家寨保卫战”的动人故事,他感动得流下了热泪。在纪念馆广场巍峨的三人群雕前,他庄严宣誓:一定当个好兵。

“我愿意像坚强的马栏花那样,扎根最艰苦的地方”。新兵下队分配前一天,他连夜写下申请书,希望组织让他到最艰苦的八中队磨砺成长。在他的带动下,许多新兵也递交了到偏远中队服役的申请。

下队第一周,中队开展“矢志扎根马栏、争当红军传人”系列教育活动,邀请老红军讲解马栏革命史、组织官兵到红26军军部旧址宣誓。在旧址巨大的冲锋雕像前,郑明岗立誓:一定当好兵、做尖兵。

有一个地方叫马栏,

离天很近离家很远。

我们一年四季手握钢枪,

最盼家信最怕月儿圆。

一身戎装我不后悔,

三尺哨台重任在肩。

“我是马栏的兵。”这是中队官兵们创作的《马栏之歌》,也是郑明岗最喜欢的一首歌。每次唱完这首歌,他总是这样说。

2013年年底,由于表现突出,他被任命为石底执勤点负责人,带领30多名战士守卫某重要目标。而在此前,此类任务始终由干部负责完成。

面对截肢的厄运,郑明岗感到前所未有的困惑:失去了左腿,还能穿上心爱的军装吗?“好兵梦”还能继续吗?那段时间,他内心十分低落迷茫。当他最需要关心和支持的时候,领导和战友、亲朋好友给他送来了温暖。

“习主席当年在梁家河“过五关”。”咸阳支队政委王小平到医院看望他,给他讲习主席的经历,鼓励他坚持梦想、战胜病魔。“小郑,组织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

“明岗,要挺住!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

“班长,我们等你回马栏。”

……

战友们收集了他患病前的照片,在照片背面写下祝福和鼓励的话语,还带来了被他誉为“梦想之花”的马栏花,慰勉他做严寒冻不死、骄阳晒不坏、狂风刮不倒的“军营马栏花”。

“儿子,你为国家奉献失去了一条腿,是我们全家人的骄傲。”父母从老家赶到医院,拉着他的手对他说,他顿时泪流不止。

领导的关怀、战友的关爱、父母的关心,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想起了夜挑星光的钢枪、流血流汗的训练场、并肩战斗的战友,还有军旗下“当个好兵”的誓言。凭着对部队事业的满腔热情,他的心里再次燃起了梦想的星火。

装上假肢的第一刻,他就迫不及待下地行走。第一次练习时,他感觉“就像踩着一块海绵上”,刚站起来就重重地摔倒在地板上。

每往前面挪动一步,左膝就传来锥心刺骨的痛,疼得他豆大的汗珠直掉,但他不断给自己加油:“连这点痛都受不了,还怎么当个好兵?”实在难以忍受时,他就对着天空大声呐喊:“我要当个好兵!”

一天早晨,护士焦纯看到一个蹒跚的身影出现在院子里,原来是郑明岗在练习行走。走近一看,焦纯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他的脸颊上布满了淤青,假肢上全是鲜血,汗水沿着衣角不停往下掉。

焦纯赶紧把他扶到病房,检查伤口时看到他的膝盖血肉模糊,劝他两个月后再练习行走。但郑明岗倔强的回答:厄运无法让我跪地求饶。说罢又扶着墙壁练习行走。

凭着重返战位的执着信念,30天之后,他就能正常走路。出院当天,他就向支队递交了归队申请:我是一名战士,请求组织让我回归战位!

1 2 3

责任编辑:武千妍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
数据加载失败,请确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侧边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