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创业18年,扛起“战友”大旗!

来源:中国退役军人作者:杨建桥责任编辑:宋丽丽
2020-05-10 15:00

2002年,是施行自主择业安置方式的第二年,杨建桥向当时的第二炮兵指挥学院党委提交了转业报告。

从创办“战友配送中心”,到征收土地,再到创办退役军人培训基地、投资养殖产业,他一点一点扛起了梦想中的“战友”大旗。

口述 | 杨建桥   实录 | 吕高排

我的转业报告,院长、政委都不同意。

他们把我叫到办公室,第一句话就质问:“我们哪一点对不住你?”

那时候的我,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6次,是大会小会表扬的典型,又经历了基层、机关的锻炼,学院党委已经确定了我下一步的任职方向。

可我去意已定。

院长政委仍然不同意,他们说:“你这样离开,我们不放心。必须确定单位,我们才批准你转业。”

被逼到了这一步,我只好向熟悉的百步亭社区管委会负责人求援。管委会负责人很给力,他来到学院,对我的领导大包大揽:“杨建桥任我们管委会副主任、党支部副书记,年薪30万元。”

那时候,30万还是一个很大的数字。院长政委频频点头,自嘲说:“原来是找到发大财的地方了。”学院立即增开了一个党委会议,批准了我的转业报告。

搭建希望之桥

搭建项目:战友配送中心

地理方位:武汉市古田一路41号

企业模式:创业

时间起点:2002年

其实,我早有了创业的想法,而那时候家里发生的一件事,更坚定了我创业的打算。

当时正是国企改革如火如荼的时候,我的爱人、哥哥、嫂子、姐姐、妹妹,全部下岗。大家齐刷刷地看着我,希望我能给他们的生活带来转机。

同时退役的几位战友,也都没有工作,眼睛里同样冒着希望的火花,他们对我说:“大家总说部队是大熔炉、大学校,现在我们毕业了,也该有所作为了。咱们开个公司,让市场检验一下吧。”

我心里早就萌动着这个念头,百步亭的工作,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对别人没有帮助。创业就不一样了,可以带动一大批人。

于是,我拿出所有的退役安家钱,再加上其他7位战友的钱,凑齐46万元,“战友放心菜商行”在汉口二七路正式开张。

我的想法是,就像舟桥部队一样,8个战友,带着40个员工,建一座桥,一头输送那片希望田野上的丰收果实,另一头服务武汉市农产品需求量最大的江岸区居民,解决新鲜蔬菜进入千家万户的“最后一公里”。

起名为“战友”,我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觉得战友最亲,战友最值得信任,战友间的情谊也最重。我要用“战友”的队伍,打造一块退役军人创业的金字招牌,为父老乡亲服务。

遗憾的是,当时的人们观念保守,习惯到菜市场买菜,配送上门,并不被接受。我们只好把目光瞄向机关、部队的食堂。由于价格透明、质量优良,一时间很受欢迎。看准商机,我们又开辟鸡鸭鱼肉的进货渠道,进行全额配送。

大年三十,大家眼巴巴地围在一起,等待拿到红彤彤的票子回家过年。可是会计把账本放到大家面前时,全傻了眼:亏损14万元!整整一年,8个当了大半辈子兵的退役军人,40多名员工,就这样赔得爪干毛净……

大家都离开了,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笔一笔地核对账目,一点一点地分析得失,查找表面热闹实际亏空的原因。

之后,我一面建制度、抓管理、明责权,一面跑市场、问行情、找病根,层级管理越来越严格,成本核算越来越精细,固定客户越来越多,市场信誉度越来越高。

“战友放心菜商行”逐步发展成集无公害蔬菜、肉类、水产、粮油等一体的绿色食品综合配送中心。

搭建文明之桥

搭建项目:征收土地

地理方位:武汉市硚口区易农街4号

企业模式:成长

时间起点:2004年

刚过年不久,女员工刘小凤找到我说:“我们家人都在搞拆迁,咱们也干拆迁吧。这一年倒腾菜虽然没有挣到钱,但是我觉得咱们这支队伍,论吃苦也好,论能干也好,谁也比不上。搞拆迁就需要这样能打敢拼的队伍。”

我对这个陌生领域一无所知,没有同意。但是给身为拆迁办主任的退役战友打了个招呼,让他给刘小凤家多找点活干。

刘小凤家很快接下了武汉冶炼厂拆迁项目。那年头,拆迁这种活很多都有黑恶势力参与。刘小凤家的拆迁队刚进驻,黑恶势力就出现在面前。搏斗中,一死一伤,摆在我这个中间人面前。

项目不能停,丧事要办理,老战友——拆迁办主任的信任也不能辜负。我就这样赶鸭子上架,带着几名退役军人来到拆迁现场,只能拼了。

我和大家一起,吃住在工地,脸不洗,牙不刷。一个月,我们提前完成任务,纯赢利200万元。

一下子打了翻身仗。

那是一个改天换地的年代:国企破败的大厂房要改制拆除,城中村的旧平房要重建,城市狭窄的道路需要拓宽……拆迁工作繁重而紧迫。放眼全市,拥有合法资质的拆迁公司却寥寥无几。

2004年4月,我联合19名退役战友,一起创办战友机械施工有限公司。1个月后,又组建了战友房地产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拆迁是个连贯动作,拆迁必然涉及到动迁,如果动迁不顺利,拆迁难以进行。两个公司,一个负责拆迁,一个负责动迁。

我给动迁制定了“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尊重人格、尊重市场、依法依矩”原则,为每名动迁人员统一配发工作挎包,上面印着红五星和“为人民服务”5个大字。

我跟大家说,动迁是做人的工作,必须带着感情去、带着服务去,为百姓着想、替政府分忧,打造文明之师。

就这样我们改变了拆迁的游戏规则。黑社会一听到“战友”的名字,也是闻风丧胆,不再捣乱。

要说征收这事,老百姓打心眼里拥护,因为可以改善居住条件,提升生活质量。既然出发点是好的,大家的最终想法一致,剩下的就是做工作。

我在部队当了9年指导员,做思想政治工作恰恰是我最擅长的事情,我与被征收人推心置腹地交流,有时聊得投机,到了饭点,也不客气,转转椅子就端饭碗。这种感情亲密了,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水到渠成。

我会站在被征收人的立场上,为其提供最佳安置补偿方案。征收这件“天下第一难事”,也就变得不再难。

武汉大型国有企业“一枝花”洗衣粉厂区征收工程,不通电、不通水、环境异常恶劣。

我和大家连续奋战50个昼夜,拆除厂房6.4万平方米、拆运设备200多车,提前7天完成任务,创造了武汉拆迁史上的记录。因为这场漂亮的战役,武汉市有关部门送给我们“拆迁铁军”锦旗。

这让我更深切地认识到,强拆是不可行的,一个“强”字,会把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拆没了,更会把国家和政府在人民心中的形象扭曲了。

作为退役军人,虽然离开了体制,但也要有自己的责任担当。我在全国该行业中首次提出了“红色征收”的理念,破解“中国第一难题”。

也许是受我这个理念和具体做法的影响,2011年初,国务院向社会发布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从“拆迁”变为“征收”,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了6年的我,深刻领会到这一词之变给整个行业带来的巨大影响。

经营动迁、拆迁工程以来,公司一直保持着无事故、无纠纷的“两无”记录。集团会议室堆放了上千面锦旗,虽然没有地方全部展示,但老百姓对红色征收模式的认可,我们珍藏在心。

搭建科学之桥

搭建项目:企业集团

地理方位:武汉市中央商务区

企业规模:壮大

时间起点:2011年

周末。一个愁云满面的中年男子突然闯了进来。

“对不起杨总,我投奔您来了。”男子也觉得自己有些冒失,连声对我说。

我抬起头,站起身来:“您是……”

“我叫林平,2002年从海军工程大学研究生队队长位置上自主择业,投资20多万元搞物流。现在企业一天不如一天,一年赔了10多万……”

后来接触一段时间,我感觉林平说话办事有板有眼,能力素质丝毫不差。他做生意失败,和当年的自己一样,有诸多原因。我将他任命为战友机械施工公司副总经理。林平真的不负于我,他吃苦耐劳带头干,为公司的发展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

我自己,还有林平的创业遭遇,使我开始反思。按说,我们这些退役军人,在部队经历了那么多年的磨砺,下海弄潮时,反倒呛了水。到底缺了什么?

既然叫战友公司,就得为战友着想,靠战友支撑。我想给退役军人建一个家。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退役军人创业就业的艰辛,自己曾经撞得“头破血流”,我不希望战友们重走我的老路,在没有章法、没有技巧、没有专家点拨的时候一头扎进商海。

我让爱人把辛辛苦苦攒下的600万元家底拿出来,又从银行贷款400万元,在武汉市繁华的舵落口4号创办了武汉战友创业培训中心。

我精心营造的这个培训中心,可以一分钱不挣,但一定要培养出一批有事业激情、有奉献精神的人,有合作意识、有事业担当的人,经得起考验、能打胜仗的人。

这个培训中心建成不久,火箭军首长将所属部队自主择业干部全部送来进行培训,效果出奇的好。他们说,这个中心就是退役军人创业的孵化器、加油站,从这里出来的人,没有找不到工作的。

现在,培训中心已经开办40多期,培训学员10000余人。作为清华大学军转干部就业创业导师、清华军民融合研究中心专委会主任,我还走出湖北,为北京、上海、江西、安徽、广东、浙江等地退役军人开班20余场,培训学员6000余人,受到社会各界好评。

企业成长到集团化后,我们不再零零散散地发展,而是紧盯军民融合、“一带一路”、乡村振兴等国家发展战略,不断向科学化迈进,实现转型跃升。

就在这个发展阶段,湖北孝感退役军人程木清找到我说,孝感地区水资源丰富,大部分农民以养殖为业。他们办了一个小饲料厂,但一直不景气。想做大做强,需要3000万的投资,请我帮忙,造福那里的退役军人和当地农民。

我去了孝感的田间地头,发现当地还是以养殖鲤鱼、草鱼等传统四大家鱼为主,收益不高,风险却很大。我说,要想提高收益,必须更换鱼种,有针对性地研制饲料。

说干就干,我批准集团投资4800余万元,在孝感市孝南区祝站镇租下21000平方米土地,办起战友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试验田,我又在仙桃租下500亩地,成立战友巨鑫青蛙养殖基地,首先从养青蛙开始,给大家做个样板。

我想,只要我们成功了,其他农民跟着我们做,一样能挣钱。

我走进华中农业大学、武汉工业学院,与几位国内顶尖动物营养学专家教授商谈,开展高校与企业的合作,他们非常支持。

4名博士6名硕士很快来到孝感,开始研发高档水产、畜禽饲料,以高于国家标准设计出43个不同类型的配方,目前已经拥有10多个专利产品和3个国家高新技术产品。

在我们的带动下,附近村民全部开始发展养殖。我们通过合作加盟的方式,带动60多户一起养殖。

现在,这个仅有80个人的科技公司,被国家认定为“高新技术企业”,生产的饲料远销全国七个省市,年销售额过亿元,成为华中地区增长最快的特种水产膨化饲料生产商。生产的青蛙等鱼类,供应全国。

这些年,聚集到战友集团麾下的退役军人700多人,集团400多人的中层以上管理层中,70%是退役士兵和自主择业转业干部。

展望未来,我充满信心。下一步,我要扛起“战友”这面大旗,吹响集结号,让“穿上军装能打仗、脱下军装再奋斗”的退役军人,都聚拢到这个“航空母舰”上来,再次出征,再次冲锋。

(作者系自主择业军转干部)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