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民,一个不穿军装的老兵

来源:中国军网作者:李娴责任编辑:于海洋
2020-04-17 14:54

35载拥军情——

王友民,一个不穿军装的老兵

■ 中国军网记者 李娴

一声“到”,一生“到”!

当过兵的人,听到这句话,一定不陌生,甚至会热血澎湃。一声“到”,意味着无怨无悔的青春;一生“到”,意味着永远无法抹掉的军魂。走过人生四季,褪不去老兵本色,无论何时呼点他们的名字,他们都会在祖国的四面八方响亮地回应。

都说,军人,是习惯答“到”的人。可有这样一个人,既不是现役军人,也不是退伍老兵,一天军装都没穿过的他却默默地答“到”35年,这声“到”,或许没有真正军人那般正式洪亮,甚至只有“行”而无声,但它背后承诺与使命的分量却重若千钧。

他叫王友民,一位来自陕西渭南的拥军企业家,一口乡音,透着西北汉子的质朴和真诚。没当过一天兵,却和部队结下了35年割舍不断的情缘,看起来让人不解,细想却又觉得理所当然——人民与子弟兵到底有什么区别呢?子弟兵与人民群众本就血脉相连、命运与共。王友民说:“我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一个不穿军装的兵!”

上图:王友民

这次,能否找到“李吉祥”?长白山深处的那尔轰林场,像是按下了时光暂停键,王友民跋涉两千公里来到这儿时,一切与30多年前似乎没有太大区别, 看着熟悉的景象,他想,应该可以见到恩人了……

“修铁路,一米就能挣30块钱,当时在渭南做临时工一个月才能挣30元”,在他的讲述中,时光拨回到1983年,青年王友民第一次踏上这片黑土地,他是来讨生活的。年轻、身体壮、有的是力气,王友民盘算着一米30,10米就能挣300,一天要是能挖上10米,那可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结果一个月都挖不到一米。”如今,王友民再回忆起当时的自己,血气有余,经验不足。头一次出远门的他,哪知道东北的三月依旧天寒地冻,一镐下去,连个坑都砸不出来。干了3个月,工头没给一分钱,其他的工友都陆续回家了,他和两个小伙伴却因为没有路费,只能在长白山里乱转悠。山谷里的北风夹裹着雪花,远处不时传来狼嚎,饥饿、寒冷、绝望开始慢慢侵袭他们……

“感觉应该是复员军人”,冰天雪地中,王友民第一眼注意到“救命恩人”的是下半身穿着的那条黄绿色的军裤,这位一直被他铭记于心的恩人“李吉祥”于1976年服役于某集团军,驻守在珍宝岛,退伍后来到那尔轰林场工作。

此后的3个月,老兵和他的妻子就把这3个年轻人留在了家里,管吃管住,分文不取。“李哥和嫂子把家里的细粮都留给我们吃,他们吃粗粮;我们不吃饱,他们就不动筷子”,王友民回忆起那段日子依然动情,“对待我们,就像对待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一样!”待他们3人一边打工一边赚够了路费,又一一把他们送上返乡的列车……

或许冰天雪地中,当王友民看到那一抹军绿色时,从15岁就埋在心中却未能实现的参军梦又涌上心头,当时年少的他,可能无法对为什么想当兵下一个准确的定义。而与这对老兵夫妻相处的3个月,却让他对军人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王友民说:“军人,从此在我眼中更成为一个神圣的字眼,饱含着坚持、奉献和责任。”

经过30余年的寻找,王友民终于与救命恩人见面了!老兵的名字并不叫“李吉祥”,而是李成祥,当初是他把名字听错了,纵然用一个错误的名字一次次寻找,一次次无果,但他却从未放弃……找到救命恩人时,李成祥当时的境遇非常不好,妻子刚刚过世,孙子面临上大学,家里经济困难,王友民百感交集,握着李成祥的手说:“孩子上学的事儿,我管到底,一定把他供出来!”

跨越30余年的善行与回报,对王友民来说,一定不是一次简单的报恩,当他和老兵李成祥的手握在一起时,或许会想起人民子弟兵舍生忘死,在洪水、地震中为老百姓保卫家园,又或许会想起当年老百姓拿着大刀梭镖支援红军打胜仗。老兵,不忘人民;人民,厚爱子弟兵!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